师兄你那好大坐不下 学长来我家卖萌txt百度云

我拼命的想要挣脱,但是窒息感和诡异的低语让人跟到手脚无力。

比起恐怖的低语,直接的死亡更加令人恐惧。

大脑渐渐缺氧,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

耳边那些低语中,伴随着其他疯狂的语言。

“怎么办?!谁能…救救我?”

没有人可以救我,唯有自救,但是我又如何能够自救呢?那边匕首还躺在扭曲房间的床下,我根本无法带走它。

大脑开始渐渐混沌,求生的欲望超越了一切,甚至…让我做出来疯狂的举动。

宁听众神的低语!

而结果就是庞大的知识充满了大脑,让我感觉大脑快要裂开一样,不或许真的裂开了,我感觉有什么东西不断的溢出来。

好痛…

好想呼吸新鲜的空气。

我眼前一片赤红,塞尔斯并没有因为担心我死掉而松手,反而刚加的用力,他说着什么去根本无法听清脑子里满是那些诡异的语言。

我或许不该那么做…

……

乌鸦停在了扭曲的铁窗上,暗红色的眼睛盯着这里,嘴里难听的叫唤了一声。

塞尔斯仿佛遭受了什么可怕的痛苦,我狠狠的被甩到了地上。

我大口的喘息着,先在我感觉头痛欲裂,那仅仅只是宁听了一句就已经变成了这样,我庆幸自己没有继续听下去,不然我可能在窒息而死之前,就因为知识撑爆破了脑子而死了。

塞尔斯痛苦的捂着头,不,他脸上还带着怪异笑容?或许是我看得不够真切。

我绝对不可以再继续逗留,等塞尔斯从哪怪异的情绪中苏醒过来,那么自己就再没有逃脱的机会。

但是…他就在门口…

或许我应该鼓起勇气一次…

两种恐惧想比,我更害怕继续留在这里。

很轻易的离开了牢房,塞尔斯甚至没有阻止,似乎是沉溺在什么里面。

“太多了,已经不能再装了,赶快滚出去!”大约跑了几分钟,也仅仅只是上了一个楼,我实在是没有力量继续跑了。

大脑仿佛快要炸掉一样,口,鼻,眼,耳,都在不断的溢出鲜血,视线甚至已经完全变成了赤红色一片。

但是…如果就停在这里…

“再坚持一下,求求你…”

我痛苦的在头上敲了两下,或许是期待这样能够转移痛苦,显然这只是平白增加疼痛而已。

我靠着墙,跌跌撞撞的躲进了一个房间里,看上去像是书房,只是比想象中的更加大,关上门,我靠在门上,闭上了眼睛,我太累了,好想休息一会儿。

……

“没错,就是这样,让扭曲更加强烈,笼罩吧!将整个城堡都笼罩其中。”塞尔斯靠在铁栏上,“耶律,伟大的***之主,为我主献上我的灵魂。请将知识给予您忠实的仆人!耶律!”

“哈哈哈!哈哈哈哈!”塞尔斯神情越来越疯狂,他的皮肤开始腐败,眼窝深陷,诡异的肉芽钻出他的身体。

不一会儿,那疯狂的贵族,变成了一个穿着优雅服饰的怪物。

但是…却不见丝毫疯狂。

平静的怪物?

……

我走到了城堡外,看着已经笼罩在阴影中的城堡,胸口有些奇怪感觉,仿佛有什么快要冲出来了一样。

那些用来装饰城堡的树木,花圃变得很奇怪,直觉告诉我他们不应该是那个扭曲的模样,而应该是美观的。

肩头的乌鸦忽然飞了起来,不知道它要去哪儿。

“嘎~”

压下疑惑,从一个小门走进城堡,这里似乎并没有人在。

或者说没有活人在,只有一些人形的生物,他们穿着黑白格调的衣服,暴露在衣服外的颜色呈现嫩红色,原本应该是脑袋生长的地方却一根根奇怪的肉触。

我脑子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称呼他们的词语。

幸运的是,他们并没有理我。

“你在哪儿?”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