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薄透明丝袜护士 高欢戏双后 10章完结

先用温水把银耳泡发,和红枣一起洗净用剪刀剪碎,一起放进锅里加水蒸煮档煮开,再换成煲汤档定时一小时,半小时后加入适量的冰糖,等到电饭煲自动停止跳成保温。

熬好之后自己先舀出来一盅尝尝,感觉甜度刚刚好,坐到靠窗的沙发上,边喝银耳汤边看电视打发时间,直到听见开门声才站起身看向门外,宋时他们推门进来,苏乔把自己手上的瓷盅放下起身去给他们舀,苏宴屁颠颠儿的蹲在苏乔身边:“姐。”

苏乔舀完一盅递一盅给他让他分给其他人,分完之后转头看向还蹲在身旁的苏宴:“…你怎么还不走?”苏宴贱兮兮的对她笑了笑:“有话给你说。”她点头,静待他的下文,苏宴清了清嗓子,对她勾了勾手指示意她凑近一点儿,苏乔白了他一眼,还是往他那边挪了挪。

“你最近,怎么样啊?”苏宴说完一脸真挚的看着苏乔,她顿了顿伸手用手背探他额头的温度,一边喃喃自语:“没发烧啊,怎么就脑子不清醒了。”苏宴一把把她的手挥下来:“哎呀,我说的是你最近和池遇怎么样?”她眨巴眨巴眼,有些奇怪的看向他:“就那样啊,你怎么怪怪的?”

他笑得一脸奸诈,忙不迭的摆手:“就是吧,觉得以前你俩,你把他当儿子宠,现在吧他在努力把你当女儿宠。”苏乔白他一眼,掩饰心里的悸动:“呵呵。”谁知道被白的人惊讶的瞪圆一双眼睛:“卧槽!池遇今天也呵呵我了!!!”

苏乔:…不想说话。

池遇抬了抬眼皮就看见两人近得不能再近的身影,舀银耳汤的手顿了顿,神色淡漠的看着两人垂眸喝银耳汤,喝了两口以后眼角的余光发现两人还是没有分开,把瓷中往桌上一放,两步走到苏宴身后把他拎起来。

“说什么,要这么久?”池遇冷漠了扫了一眼突然被拎起来一脸不满疯狂挣扎的苏宴,后者瞬间就安分了,尴尬抓了抓头发,池遇才松开他,苏宴忙跳开几步:“大哥你不是吧,弟弟的醋你也吃?!”

池遇似笑非笑的看向他,苏宴被他看得下意识的又退了几步:“哇,老铁!我们真真儿是亲生的!!比真金还真啊!!”池遇神色不变也不做回答,站在后面喝银耳汤的冷言白看不下去了,端起桌上属于苏宴的那盅银耳汤塞进他手里:“喝点儿银耳汤,降火。”

苏宴回头看他,后者抬手给他顺毛,他收回视线一脸怨怼的喝银耳汤,池遇见他不闹腾了才转头看向苏乔,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身,正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笑得…怎么说呢,让他心里发毛,下意识的低头打量自己有没有哪里不妥,发现没有之后蹙眉看她,抬手捏她脸还往外扯了扯,直到她皱眉伸手打自己的手才出声:“看什么?”

好不容易把他的手从自己脸上打开,不满意的看向他:“看你好看还不行?还捏我脸,成成成以后都不看你了。”说着转头认真喝自己的银耳汤不看他,又想起什么摸出自己的房卡给他,视线刻意留在其它地方,就是不看他,“对了,你的快递一共有八个,全在我房间里自己去拿吧。”

池遇接过她递过来的房卡,拿在手上把玩儿了两秒,勾起嘴角,一把拉着她就往外面走,苏乔没注意冷不丁被他拉了个踉跄,惊得诶了一声,被池遇及时回过身子抱了个满怀,霎时间室内响起一片咳嗽。

苏乔忙直起身子,抓了抓头发看见他眼底没消散的笑意,清了清嗓子推开他目不斜视的往外走,池遇敛起笑意扫了一眼不停咳嗽的众人,训练室瞬间噤声,他这才不慌不忙的转身走出训练室,满意的看到等在电梯边的苏乔,后者看到懒洋洋走过来的人才伸手按了电梯。

他跟在她身后走进电梯,发现她鼓着嘴巴就是硬撑着不看他,抬头看了一眼电梯里摄像头,想想还是决定忍一手先。

等到苏乔刷卡进了房间才拉着她转向自己,脸凑近她,右手扶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往后仰,神色淡淡的开口:“随你看。”陡然一张平时花痴的脸伸到自己面前,深沉的眼睛还认真的看着自己,苏乔下意识的就闭上了眼睛,池遇眨眨眼:“不别扭了?”闭着眼的某人忙点头,他不松手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吻了上去。

松开之后她便猛地后退一小步,理了理头发,平复了心情才指了指一旁桌上堆成小山的快递:“都什么呀,买这么多。”池遇看看苏乔又看看桌上的快递,弯起腰把所有都圈起来,一副这些都是我的谁也不能和我抢的模样。

苏乔:…

最后无言以对的帮着他把所有东西都搬到了他的房间,他也不急着拆就整整齐齐的摞在桌子上,苏乔坐在椅子双手抱在胸前看他一脸认真的整理快递,想到苏宴今天没头没脑的问题,撇了撇嘴蹲到他身侧:“池遇!你是不是有外遇了!!”说完就看见他纤白的手猛地抖了一下,回头神色冷淡的看向自己,带着一丝控诉。

苏乔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赔笑:“咳咳,那个我开玩笑的。”他收拾好快递起身,顺手把她拉起来:“等会儿要下去开会。”苏乔了然的点点头,他神色间的不满一扫而过,伸手把玩她的头发,“你呢?”

她把头发拉回来他又抓起来,反复两次之后她也就随他去了:“都可以啊,写论文,看电视看比赛等等等等。”说着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下他的脸色,见他神色淡淡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想了想补上一句,“不会无聊的,等会儿还可以下来看你们训练赛~”

她头发到快及腰的位置,因为没怎么烫过染过显得很顺,带着自然的弧度,也不知道想到什么,拉过她把她按在梳妆台前坐下。

苏乔:???

他伸手把她的头发全部理到背后,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房间,发现没有木梳和发圈不满的皱眉,想了想把手伸到她面前,苏乔还是一脸不知道要做什么的茫然表情,他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又落下:“房卡。”她不解还是从包里摸出房卡递给他,他接过来转身走出自己房间,没多久又走了回来,手里拿着她的木梳和发圈。

“…阿遇,你要给我梳头发?”从梳妆镜看见他一声不吭的把房卡往桌子上一放,便神色认真,一丝不苟的梳理起她的头发,听见她的问话,才淡淡嗯了一声,她还是想象不出来一个蓝孩子会怎么扎她的头发,看到他认真的表情又把到口的,要不我自己来扎吧麻利地咽了下去。

把所有头发梳好以后放下木梳,头发均等的分成三份,一路编到发尾的位置用发圈扎起来,最后还顺着纹路把每一节儿都往外拉了拉,把辫子扯得蓬松自然了些,然后抬头看镜子里的苏乔,她看到他的动作弯起眼睛笑:“好了?”他点头,她才动手把他编好的发辫拉到前面,惊喜的看向他,“小伙子手艺不错嘛!!”

说着从梳妆台前起身,跑到自己房间翻了半天翻出自己之前买的一直不怎么用的上的发箍带上,又对着镜子整理得当,才小跑着回到他房间。

进门的时候池遇双手插兜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声音才抬起眼睛,就看见苏乔双手背在身后把脑袋伸到自己面前:“好看吗?”他扬起嘴角拉过她,到低头就能吻住的位置,压低声音回答:“是你都好看。”

被一句话烧红了脸,苏乔忙拉开两人的距离,发现他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笑,顾左右而言他:“老实交代你为什么会编麻花辫,是不是以前经常给小女朋友编来着!”他神色暗了暗,敛起神色垂眸语气淡漠:“…以前看他给她编过。”

虽然没完全弄明白他什么意思,但也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清了清嗓子:“阿遇,你饿不饿?我去给你买吃的???”他又才懒洋洋的抬头看她:“我又不是苏宴。”说着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下去开会了。”经过她时还拍了拍她的头才离开,苏乔头疼的敲了敲太阳穴,如果没猜错的话,是看他的父亲给母亲编过?又看到桌上两张房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第二轮的小组赛改了规矩,一天要轮完一个小组,直接定下来到底哪两个队进入八强,哪两个队止步于此,从中午12点就要开始比赛,wy是下午第二场开始,打二三场和第五场bo1,一天几乎是连着三场的比赛,对心态的调整也算得上是严峻的考验。

所以哪怕是现在到14号有接近一周的休整时间,他们训练的时间也抓得异常紧,趁着吃晚饭的时间把房卡给他,饭后又回训练室练习,苏乔跟着在训练室待了一会儿,见实在没有需要她的地方,便和宋时打了招呼回房间按照自己的作息时间休息,拆头发时犹豫了两秒还是摸出手机拍照留了个纪念。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