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男人那个东西的视频 子代父润母亲

出了河月镇周围尽是茂密的小树林,连绵不断树尖在天边连接处一条参差不齐天际线。

金色的阳光从这些树顶溢出,如同一幅金璀的林间画。

索尔和亚走在通往维克城的路上,他俩正在为晚上吃什么而争论不休。

亚努了努嘴觉得有些无趣。

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不喜欢西红柿炒鸡蛋的奇葩

“你不觉得西红柿炒鸡蛋才是王道吗?”亚在试图努力让世界又多了一位西红柿炒鸡蛋爱好者。

“不,我不觉得。”索尔摇着头一脸平静,对亚已经没有什么好吐槽了。

索尔摸着额头解释道:“西红柿炒鸡蛋要架锅,不仅浪费时间,食物本身也容易坏。”

“而且....."

索尔不明而意的瞥了一眼亚,他在犹豫还要不要接着说下去。

亚则是看穿了索尔的心思,一脸笑意实则按紧拳头。

“说吧,我们不是队友吗?而且猎人之间最重要的不是虚心学习吗?

亚洋溢的看着索尔,他要看看这个混蛋的狗嘴里面能吐出什么混蛋东西,然后在下狠手!

“所以你大但说,说什么我都不会怪你的。”亚大方的挥着手,示意索尔不用担心报复。

看着一眼阳光笑容的亚,索尔不自觉放松了警惕。

现在亚看起来很正常,而且他说不会怪自已,那应该不会怪自已。

索尔再三思索着,做人要言而有信。

“那我就说了?”索尔组织着语言,用刻意放低的音调试探道:“你不觉得西红柿炒鸡蛋的那种味道可能会引来深渊种吗?”

依稀记得西红柿那种刺鼻的酸味。

深渊种对空气中的味道可是最敏感了,几里外都能闻到。

尤其是在深渊种的活动范围,刺鼻的气味往往能引来深渊种。

当然血腥味最佳。

索尔可不想刚吃上一口,草丛里面就蹦出一头奇形怪状的深渊种,然后朝着正在吃饭的自已怒吼一声,喷出口水。

想想就恶心。

听完索尔的解释,亚翻了一个白眼:“你可真是个小天才。”

从未听说过西红柿炒鸡蛋能引来深渊种的,而且还是从一个猎人口中听到的邪门话。

“我不管!今晚就是西红柿炒鸡蛋,”亚撒气地走到索尔的前面。

“哦,差点忘了。”

走到前面的亚临时回过头,脸上还是一脸的和善。

只是特别的虚假,因为索尔的笨蛋问题,弄得心情现在不是很好。

“如果今晚西红柿没有引来深渊种话,我就会....~”亚双手握在胸前,拖长口音。

“会这么样?”索尔作死的挑了一下眉。

亚笑颜如花的嘴角露出白白的牙齿,看着像个可爱的瓷娃娃。

“我就把你的狗头打~爆~哦~”

亚说的很慢,尤其是最后三个字拉长了足够的奶味。

让人听得即害怕,又很感觉很可爱。

他真的是个男人吗,说话方面怎么会这么娇气?

对此索尔只能无奈地耸肩膀跟上亚的脚步。

果然还是上当了。

不过另外一想也不错,万一把深渊种引来了也好,索尔有把握能当场干掉它。

最害怕的永远是处于暗处盯着自已的,就像加拉赫三人那次一样。

永远都不知道深渊种躲在什么地方,等猎人们放下警觉的时候在突然蹦出来咬一口,没有比这更难受的了。

所以如果绿茵小道的深渊种能主动出现,这是在好不过了。

索尔想到。

俩人沿着道路前行着。

........

维克城是一座大城,外层有灰石砖筑成的高大城墙,城内的路面用用大块的青石铺成。

沿路还有卫兵把守门道,地区周围安宁祥和。

如果说维克城给人最大的印象是上面?那就要它的交通,城内四通八达的马路可以通过各种绕的方式解决马车的堵塞问题。

强大交通系统造就了维克城贸易生产及稳定的资金收入。

许多地方的商队都会选择维克城作为中转站,在这里交易、补给然后去往贸易之都丁格堡。

因为来维克城所有的大道上都是安全的,商队不用担心被打劫。

早在五十多前维克城的城主就出资剿灭了周围所有的匪点,并且砍完了大道周围的树林。

没有了树林作为埋伏点,路匪只能远走它处寻去门道。

从河月镇前往维克城有两条路可以选。

一条就是上面说的大道,由维克城出资维护的官路很安全,所以大商队通常会选择的一条。

还有一条就是绿茵小道,它的优点在于能比大道更早的到达维克城,这是条捷径。

河月镇和维克城之间有一条伸出来的支脉,刚到挡在中间。

大道是绕开支脉到达维克城,这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来走路。

但绿茵小道就不用,它只要花一天的时间翻过眼前支脉就能看到支脉下的维克城。

所以小型的商队了为了节约成本和时间。

它们往往会选择花费成本更少,但也相对危险的绿茵小道。

“这是这条路吗?”亚看着前面的岔路口。

前方的两条道路很容易分别。

一条青灰色的大道,道路整洁没有石子,上面隐约还能看到车轮行过的痕迹。

“看来是这了。”索尔没有犹豫走上另外一条路。

两边杂草丛生一片败像,前面是凸起的是喀尔斯山脉一条分歧,如同一根怪兽的脊梁骨。

连绵起伏的山脉上布满了一层叠过一层绿色的古树,这些古树和天地和山脉浑然一体,有一种大迈豪气的景色。

这些覆盖在支脉的古树比人类涉足南部行省的时间还要久。

比起人类或许它们才是这片地域的主人也不定。

索尔和亚踏上了通往绿茵小道的前半断。

他们还没有正式进入绿茵小道的范围。

不过也快了,大概在下午三点多。

索尔和亚就会一头扎进茫茫森林的古支脉。

......

丁格堡的海港。

一位白发老人从一艘的轮船走了下来,带着墨镜穿着拖鞋,一身休闲衬衣搭配花短裤,和那些来旅游的行人装扮一模一样。

太阳正烈,托马士拉着大皮箱走出码头。

丁格堡的线人已经为托马士订购好了酒店,一家靠海的豪华酒店。

托马士没有返回帝都在看一眼家人,而是直奔南行省了。

所以托马士家人完全不会知道托马士在做什么。

不过临走前托马士给妻子写了一封信。

这封信将在会一个月半后寄出,如果托马士没回来的话。

海王的行动,除了他和霍曼没有任何人知道。

这是一场秘密的行动,如果成功这将会是一则惊天动地的新闻。

不过在行动之前,托马士要放松一下。

这个季节的海岸边可是最美丽的,太阳伞底下的大腿...想想就让人流口水。

托马士抹了一下嘴角,走向预定酒店的位置。

“在让我找一下青春的感觉吧。”托马士在心中如此念道。

街道的热浪吹进他的眼睛。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