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文库溺宠 报答郑秃驴

两人成为恋人的第一天,也就是表白的第二天,4月24号。

关于两人的传闻已经在学校成为了第一受欢迎的课后话题,传言也随着这些东西慢慢的轻飘飘的分散在空中,有好的有不好的,有明了的,有模糊的,不过就像云朵一样,其实都是非常飘渺的。

完全没有深入了解的价值。

而处于中心的两人却完全没有那样的感觉,彼此分开,依旧和平时一样,而在一起的话,倒是有些不同。

好比如说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选择的时间是人很多的时候,因为无法在公开场合使用驭兽术,我只能远远的看着。

他们有说有笑,就像是普通的情侣那样,可是对于两人而言,这样的普通确是最奇怪的东西,不过事实就在眼前,只能说我对于真正的他们并不了解,又或者说是爱情的力量过于强大。

下午放学,自然是约会时间,选择的地点也是很一般,化境都市的中央公园。

不知道是谁修建的巨大公园,就算是整个学院的情侣都进去,也做到可以互不相干的巨大巨大,至于为什么举例说是情侣,那是因为事实上几乎只有情侣会过去,至于原因大概是因为传说中神王与王后约会的时候就是在这里,所以为了效仿那对传奇般的恋人,乞求自己可以获得相同的幸福,就习惯性的来这约会,所以不知不觉变成了约会的专属地点。

站在门口,我似乎可以感受到无时无刻不散发着的单身回避的气氛,所以我纠结了很久。

……受人所托,忠人之事,还是很勉强的和托托一块进去了,还好托托愿意和我一起过来,或者说很奇怪它居然愿意和我一起过来,明明我每次出去和朋友一起他都是拒绝的,真奇怪,问他也是丝毫不说……不管倒是帮了大忙。

用驭兽术和托托共享了部分感官以后,我就在很远的地方看着,因为是灵兽超越常人的视力与听觉,就算是很远的距离,一切的话语一切的表情还是很清晰的呈现在我的面前。

可是,由于听力变强我也可以听到周围的声音……

突然脸上火辣辣的……

真是的,大白天的说这么肉麻的话,他们一点都不害羞吗?

想办法把注意力集中到天一同学的身上,干扰小了许多,而这时他们已经在一个长凳上坐下了。

可是仅仅少看了一小会,两个人就有些不太对劲,不再像刚才那样微笑,也没有坐的像其他情侣一样挨得很近,反倒是有些像陌生人,离得很远。

怎么回事?不会是吵架了吧……也不对,明明都没有听到有关吵架的对话,我又仔细看了看天一同学的表情,那种希望下定决心又有些犹豫,而且还有一些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大概明白了。

为了加深感情他们大概是想要做一些情侣该干的事情,比如牵手,拥抱,或者接吻,但是如果是昨天刚刚表白的话,现在大概是在尝试牵手,可是这现在是什么少女展开,天一同学居然因为害羞迟迟的没有主动。

于是场面有些僵持不下。

“呵呵……”

上官同学小心翼翼的向他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发出温柔的笑声。

恋爱中的少女独有的微笑。

“在笑什么?”

天一同学多此一举的提问。

“没什么,只是看见你纠结的表情想到了过去一些有趣的事情”

“是和二三四有关吗?”

上官同学有些吃惊的表情。

“居然猜对了呢”

“那是当然,你可是我的女朋友,这不是很正常吗?”

“……嘛,也是”

突然的发言让上官同学有些不知所措,不过脸还是老实的红了。

“可以讲一讲吗?关于那件事”

“你想听吗?”

“嗯,既然是关于那个死板的家伙的趣事,我可是一定要听一听,以后或许可以取笑他”

这是借口,我打赌他一定是想避开牵手这件事。

我敢肯定。

“如果是这样,那我就不告诉你”

略带一丝撒娇的表情,拒绝了他。

“那我保证不会去取笑二三四,可以告诉我吗?”

“真的?”

“当然,我发誓”

“…………嗯,好吧”

“实际上是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时是二级学院的第一年,学校举办了一个晚会,邀请了当时的老师,以及部分学生,她那个时候是学生会长自然也在被邀请的范围中,可是麻烦的那是一个相当正式的晚会,对于礼节的要求很高。不过如果说武术还好,但是有关于那些繁文缛节,她就一点也不知道了,所以就找我帮她,我自然没有拒绝,她学东西很快,没有一会一些基本的差不多都学会了,可是在最简单的邀请跳舞的动作上,她却怎么样也做不出来,扭扭捏捏的就像你现在一样,最后在我不断的追问下她才告诉我,原来是不愿意牵我的手”

“我其实大概也知道,她虽然表面对这些东西不在意,但是实际上是一个很害羞的人,于是我就想了一个办法,我就说‘你是不是讨厌我’她慌忙的否认,可是我故意不相信,并且一直咬着这件事不放,然后她一咬牙,就牵了我的手……”

“是像这样吗?”

天一同学趁机小心的握住她的手。

“…………嗯”

非常小声的回答,撇过去的脸通红通红的,而这一边的天一同学却什么事情都没有,仿佛刚才的害羞与犹豫都是装出来的。

“结果呢?”

“……什么结果?”

“二三四最后到底有没有学会,或者说去到了舞会上有没有出丑一类的”

“……那就让你失望了,并没有,因为她根本没有参加”

“为什么?”

“因为舞会的话,女生需要穿裙子,好不容易说服她穿上裙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快到舞会那一天时,她突然之间再也不愿意穿了,所以就假装生病避开了”

“……嗯,你是不是说了什么”

“才没有!我只是说穿着很合适,其他的没有说什么”

“……这个,确实没什么问题,大概是二三四的问题”

“虽然不明白,但是总感觉你对二三四有些失礼,要不要我告诉她”

“这个还是放过我吧”

摆出一副少见的求饶表情,然后两个人都笑了起来,真是甜蜜的微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天一同学总有些不太自然。

尽管牵着对方的手,也没有给我一种恋爱的感觉,而另一方则是完全相反,那绝对是恋爱中的少女,但是与平时相比也是很少见的样子,虽然我口中的平时也不过是听说的罢了。

“这大概就是恋爱的力量吧!”

下意识的感叹道。

嗷呜,嗷呜。

“你什么意思!托托,难道没有谈过恋爱就不能发表感想吗?”

嗷呜,嗷呜

“我才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只是感慨,而且我只是不想而已,明白吗?”

嗷呜,嗷呜,嗷呜

“……我的身体怎么了,虽然我是有点矮小,不对!这是娇小,可是,我这样也是很受欢迎的”

嗷呜

“你这个给家伙!不~准~叫~我,伊~唯~妹~妹!!”

“叫我主人……”

我生气的揪住托托的脸,但是它一副不屑的样子,真是太可气了。

然后,在我教训托托的时候,两人已经结束了今天的约会,可是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必须等到天一同学回到家里。

话说回来我的行为好像是跟踪狂。

…………

回去的路上,虽然面对突然出现的二三四,我很意外,但是天一同学却一点也没有,像是很习惯的一样打着招呼。

然后说着今天发生的一些事情,当然是删减过的,接着二三四像是老师一样的点评,不过多半都是批评,然后又闲聊了一会,那时天一同学的表现在我看来才有真实感,那种不屑一顾的惹人厌的表情,才像是他。

而另一边的二三四,虽然依旧是严肃的表情,但是在不经意之间,那掠过脸上的一抹温柔让我无比的惊讶,我好像见过那个表情……

可是怎么样也想不起来。

最后就这样,两人分开各自回家,而我的任务也到此结束。

之后的每一天,我几乎都重复着这样类似的过程,有些枯燥。

不过,我守着的两个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好像玩的很开心。

只在去过两次公园以后,他们也开始利用了其他的时间,去其他的地方。

图书馆,博物馆,湖边,山顶,这些情侣专属地点他们都去过,而像逛街,散步,野炊这种极其适合情侣的活动他们也都一一的经历过,两人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好,从简单的牵手到随意的拥抱,虽然还没有接吻我估计也差不多了。

所以叫我来到底是干什么吗?难道是为了看你秀恩爱吗?

我如此抱怨,不过还是继续着我的任务,而且也并不是毫无收获,在这一段时间里,我发现了一个算是小小的问题,那就是不管是在什么时候,话题中总会出现一个人,那就是二三四,这就像是一个铁打的规律每一次都会出现,而且起点往往是上官同学,其实倒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在我的印象中,上官同学最好朋友就是二三四,所以聊天的时候可以聊到朋友很正常,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怪怪的,总感觉在两个人中间混进去了第三个人,而且我不觉得那个人是二三四,我反而觉得那个人更像是天一同学。

总之难以理解,可能是我没有谈过恋爱的缘故吧。

不过就说我可以看到的,天一同学的态度其实发生了些许的变化,对于这种对话变的越来越敷衍,有时甚至爱搭不理,只是‘哦,是吗’这样的回答着,可是上官同学似乎并没有发现,只是像平时那样,面带微笑的叙述着。

这一切就像风暴来临的前奏。

与托托共享感官的我,借着野兽的直觉突然察觉到了这种意外的气氛。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