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农村吃妇女的乳汁小说 阿不要 噗噗

以后万一打不过,自己就掀裙子吸引对方注意,然后拔枪射击,王诗雨阴险的想到,不过既然要用这样的战术,还是去搞一条安全裤吧,这样到处放福利还是有些不妥。

——————————————————————

确定现在能准备的都准备上了以后,王诗雨拍了拍手,有些得意。

看来自己就算不依靠别人,还是挺厉害的嘛,王诗雨得意的想到。

咦?王诗雨没走几步,突然感觉自己胸前好像有个东西。

皱了皱眉头,王诗雨伸手探进去,从自己胸口衣袖中拿出了了一个平整的信封。

看着这封陌生的信封,王诗雨满脑子疑惑,这是什么东西?自己什么时候带过这东西?

将信封放在手里翻了翻,封面处写着三个字,推荐信,署名处写着,椴学府——风天下,收。

王诗雨看完后,更加疑惑了,这都什么跟什么,自己可从来没听说过这什么椴学府,更没有听说过风天下,这东西是怎么塞到自己胸前的。

然到是有什么世外高人在自己睡觉的时候路过此地,见自己天资聪慧,根骨极佳,打算收自己为徒,特地留下这封信,让自己去找他?王诗雨有些疑惑的想到。

想到这,王诗雨心里还有些美滋滋,暗爽,没想到还有如此有眼光的人,真是慧眼识珠,可转念一想,王诗雨又感觉有些不对劲,要真是什么世外高人,直接带走自己不就好了,干嘛搞得这么麻烦,然到还要试炼自己?

应该也不可能啊,王诗雨摇了摇头又想到,前世那些小说中,那些高人要真的看到什么天资过人的徒弟,不都是抢破了脑袋,生怕被别人抢走,怎么可能还把自己放在这种地方。

再说了,要真是什么世外高人,自己睡了那么长时间,有的是大把的时间研究自己,怎么可能看不出自己的真身,连魔王都挡不住的诱惑,王诗雨还真不见的有哪位高人会对神器不动心的,到时候自己再次醒来,估计不是被关在那个笼子里,就是莫个黑漆漆的地方,王诗雨想到。

所以这东西,最有可能就是源长云塞进来了,经过一系列的推理,王诗雨想到,毕竟怎么想也不会有别人,在离开的时候还贴心的给自己灌了这么多灵炁,这么了解自己的人,也就他了。

想到这,王诗雨心情有些复杂,又感觉有些对不………。

“呜呜~。”:王诗雨瞪大了眼睛,全身巨颤,一丝莫名的感觉,强烈的冲上全身,比前几次更加的强烈且凶猛,如巨浪一般,下意识的王诗雨急忙捂住自己的小嘴,抬头90度,笔直的看向天空,牙齿紧咬,下一秒身子再也没有了一丝力气,直接瘫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嘴角还流出了几丝唾液。

此时王诗雨感觉自己的思绪都有点不稳,飞向了天空,眼神涣散。

该死,我都…还没…想……到名字,王诗雨想到,思绪有些断断续续,她感觉自己都快不行了,这样继续下去的话。

可下一秒,那个人的身影再次若隐若现的出现在王诗雨心里的时候,王诗雨知道自己,完了,随即如同放弃一般直接放松身体。

“呜,嗯……啊~。”:王诗雨含着泪,死死抓着地上的草坪,草坪都被她抓出了抓痕,她尽量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叫出声,但是这个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每一次,她感觉到自己的心里好像有一条线正在被不断的冲击,一旦这条线断了,王诗雨简直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过了一会儿,王诗雨全身是汗的翻了个身,气喘吁吁,这一小段时间,对于她来说简直好像过了几千年,中途她不仅要拼命控制着自己不要去想………还要不停的压抑自己的欲望。

太累了,王诗雨感觉快累趴了,明明体内灵炁还挺充裕的。

再次拿起手中的信件,王诗雨小喘了几口气,暗骂了一声“笨蛋。”便把信件手回到自己胸前的空袋中,这毕竟也算比较重要的东西。

既然源长云发现了自己,还没把自己带走,就证明他是默许了自己这样的行为,王诗雨自然也不怕他坑自己,如果要坑,王诗雨心里清楚根本不需要,因为他有一千种方法可以让自己乖乖听话,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既然他想自己去这个什么学府,那她就去呗,反正也没坏处,要是失败了,大不了也就回去做他的绒布球而已,至少自己努力过了。

想完后,王诗雨突然愣住,她刚才想了源长云多少次来着?

王诗雨额头默默流下一滴冷汗,一时半会根本就改不了不去想他,咽下一口唾液,默默的将身体躺好,看向蔚蓝的天空,王诗雨虽然不会抽烟,但这一刻她突然想点一支烟,然后感叹一下今天天气真好,就在下一刻,突然王诗雨双眼失去了神采,她知道,自己恐怕一时半会可能走不了了。

———————————————————————

就这样到了夜晚,王诗雨身体微颤的扶着身旁的树木站了起来,双腿还情不自禁的抖动着貌似还没有完全恢复力气。

一天没动半步了,晚上必须动身了,王诗雨想到。

等待身体完全恢复,王诗雨便放出探测器向前方飞去,黑暗对于王诗雨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一人单独行走在黑夜的深林中,老实说,王诗雨还是感到有些害怕,情不自禁的环抱双臂,王诗雨担忧的看向四周,真怕背后突然冒出什么可怕的东西,前世那个死神小学生里面的黑人牙膏代言人可一直都是王诗雨的心理阴影。

默默的分配了一个探测器到身后,走了一会儿,通过探测器观察,确定周围没有什么大型生物以后,王诗雨还是会被走位一些小小的动静吓得一惊一乍的。

等等,这是什么,王诗雨通过探测器突然发现前面的草堆中好像有些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再动。

操控着探测器往前飞去,一条蛇,王诗雨看清楚了对方的真面目,未等王诗雨操控着探测器离开,蛇突然张开它的大嘴直接将探测器一口闷了下去。

我擦,第一视角的王诗雨吓了一跳,心中暗骂。以探测器那小体积的视角看这条蛇就仿佛有非常巨大,张开血盆大口吞掉自己一样。

算了,就拿你来试一试我的新武器效果如何,王诗雨想到,举起手中袖口中的利箭对准不远处草丛中的蛇,通过蛇体内探测器的定位,加上王诗雨本身的计算能力,这点距离,绝对百发百中。

咻的一声,利箭射出,精准的把蛇头给爆了,将它死死的钉在原地,草丛中传来一阵胡乱的声音,像是蛇临死前最后的挣扎。

王诗雨不屑的走了过去,神色却有些畏惧,又有些嫌弃的踩在蛇身上,感受脚底传来对方那有些软的感觉,弯下腰,一把将箭又拔了出来,看着蛇死去的尸体,和破碎的头骨,王诗雨慢慢蹲下身子将对方的血,尸体全部吸收分解掉。

万物皆有灵炁,王诗雨要趁对方灵炁还未消散,将起完全吸收,中间还分解出蛇的毒素,王诗雨全将这些东西抹在自己的袖剑和袖箭上,而且由于身体原因,王诗雨也不用担心会不会失误将毒粘自己身上。

等等,既然如此,王诗雨看着自己的双手,自己好像是完全不怕毒的,毕竟自己本身就是武器,还是神器级别的,那么是不是可以将一些毒抹在自己身上,然后……。

想到这,王诗雨都想大声卧槽一声,这样简直防不胜防,谁能想到自己这白皙细嫩的小手上没有任何灵炁波动,然后拍你一下,你就挂了,而且不只手,还有腿上,嘴巴上等等位置,王诗雨都提前替这些招式想好了名字,比如什么致命红唇,九阴白骨手,撩阴腿。

现在唯一可惜的就是蛇毒必须进入血液才能发挥效果,看来以后要去找一些更厉害的毒了,王诗雨默默想到。

一会儿,王诗雨便把蛇的灵炁全部吸收完毕。

“什么嘛,才22灵炁。”:王诗雨不满的嘀咕道,这根本不回本嘛,他这一天折腾,都不止这点灵炁,看来这蛇也是饿得够呛的,出来找东西吃,被自己撞了个正着。

既然要去那个什么学府,自己路上要是能多收集一些灵炁,就多收集一些吧,万一进去了,还动不动就晕过去,那脸就丢大了。

看了看有些被树叶和树枝遮挡的天空,王诗雨暗叹了口气,自己现在连方位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啊。

控制着一只探测器向高空飞去,通过探测器的视角,王诗雨俯视着这片深林。

咦,远程一座山上有火光,是人么?王诗雨想也不想,控制着探测器立马向那个方向飞去,下面的自己也立马动身。

如果是可以交流的人,那可能就是自己离开这个地方的一个希望,不管是出于好奇也好,还是什么,王诗雨都打算过去查探一下,再说了,就算对方是不讲道理的坏人,打不过,自己也有信心逃跑。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