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水像米汤一样是怎么回事 总裁一晚上都在她体内

弗雷德眨眨眼:“我知道!”

他们连早饭都顾不上吃,只是去早餐桌上拿了一些三明治和炸鸡,然后就匆匆离开了。迪克在后面喊:“你们要去干什么?”

黛拉头都没有回,她提着她的书包,书包装得非常沉。弗雷德在上楼梯时说:“给我吧——这里面是什么?老天!你不会放了个金蛋进去吧!”他伸头想往里面看,被黛拉打了一下,“好吧,好吧,就让神秘保持到最后吧。”

安吉莉娜也拿着一个书包,比黛拉的小一点。赫敏尴尬的跟在后面,全程目光不跟双胞胎接触。

乔治问安吉莉娜:“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安吉莉娜皱眉看着他,“其实是,我怀疑你……”她没说完就摆摆手,“算了,不问你了。一会儿我就知道了。”

乔治更急切的追问着她。

他们在吵吵闹闹中爬到了八楼。

弗雷德对黛拉说:“你在那副挂毯前走一走,想像一下你想要的屋子的样子。”

黛拉顿时想起这里是哪里了!她兴冲冲的闭着眼睛,郑重其事的在那副神奇的挂毯前一步一步地走着。

像卫兵巡逻。

安吉莉娜被吓住了,赫敏露出了怀疑的神色——她怀疑弗雷德在恶作剧黛拉。

但,墙壁变化了。

它慢慢变出了一扇巨大的·雪白的·有着浮雕的小天使和公主的门,直到它完全浮现出来,人人都能看得到这扇门的样子。

它非常浮夸,雪白,妆饰着金粉和金线。浮雕有拿着弓的小天使、白雪公主、金苹果、阿弗洛迪特、太阳神、独角兽、龙,和一个克鲁姆。

黛拉惊讶的张大嘴:“哦……它比我想像的要大了一点。”

所有人都站在这扇像是给巨人走的雪白的大门前,目瞪口呆。

他们一一看过所有的浮雕,露出恶心的、受不了的神情。

特别是在看到克鲁姆后,弗雷德气得像一个酒鬼,脸红得可怕,拳头握得咯咯响,鼻子里好像都在喷气。

赫敏摇摇头,先推开了这扇门:“饶了我吧。”

但门是这样,门里的风格当然也不会让大家失望。

粉红色占领了一切空间,蕾丝充斥在空气中,粉色和白色的泡泡飘浮着,互相碰撞着,所有的家具都像在童话屋里出现过的一样,当然,少不了玫瑰花。

赫敏像是第一次认识了黛拉,她用全新的目光看着她。

黛拉徒劳的解释:“我只是想要一个可爱点的房间。”

乔治吹着口哨坐下来,拿着一个装饰着独角兽的抱枕玩,对弗雷德说:“好像看到了你以后的家。”

“不。”弗雷德摇摇头,对黛拉说:“哈尼,我喜欢更朴素的装饰风格……或许,我们可以在儿童房做这样的装饰,但卧室和客厅还是朴素点好。”

“谢谢你对我品位的信任。”黛拉把书包从他手里夺过来,指着梳妆台:“坐下。”

弗雷德听话的迅速坐下来,转头对着梳妆台的镜子照。

这间屋子里有着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梳妆台和穿衣镜,还有很多衣柜。赫敏拉开衣柜门,里面全是裙子和帽子。

“哇哦。”她拿着一条金色的裙子在身前比着,“我开始觉得这里不错了。”

黛拉把书包打开,对弗雷德露出微笑,“哈尼,我们来化妆吧。”

弗雷德也很有兴趣的帮黛拉把书包里的东西都摆上梳妆台,台上本来就有许多粉扑,香粉,腮红,眉笔之类的化妆品,全都是粉红粉红,亮晶晶的。

“哈尼,你想怎么化?”弗雷德对着镜子做了一个可爱的表情,“我也要化吗?”黛拉试探地说:“你想化吗?”

弗雷德拿着香水在空气中喷了两下,看到闪烁的雾气说:“哦,我想我可以试试。我们总是了实验精神。”

乔治对安吉莉娜说:“我觉得这是有原因的。你会告诉我吗?”

安吉莉娜拿着两支眉笔,“现在不。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眉毛?”

乔治皱眉说:“哦,眉毛也有不同吗?我不知道,你是在问颜色还是别的什么?”安吉莉娜取出一把魔法修眉刀:“形状。说起来,你多久没修眉了?”乔治挑挑眉,“你不觉得这样也不坏吗?好吧,大概一年?两年?”

这边,黛拉也拿出了一把她用着最顺手的魔法修眉刀,盯着爱人的脸说:“我需要先修一修你的汗毛——我从没注意过,你的汗毛好长啊,到处都是!”额头上长满了,都分不清是汗毛还是头发了。

弗雷德难得有了一丝畏惧,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偏到一旁:“汗毛?我需要流汗,我离不开它们。”

黛拉点头:“放心,我不会给你用脱毛粉,我只是要剃掉它们。”

弗雷德只好把脸递给他的哈尼,再一次表达爱意:“哈尼,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对吗?”

黛拉弯下腰在他的嘴上吻一下,“当然,我也爱你,宝贝。现在不要抬眉,你的抬头纹都出来了,我没办法剃了。向下看。”

赫敏穿-插在两个梳妆台之间,偶尔替黛拉和安吉利娜递递工具,或者评判一下他们的眉毛是不是修得正好,腮红打得到不到位。

黛拉温柔细致的收拾着男友的这张脸,每做一步,都会对他解释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

“男孩子化妆现在非常正常。”她轻声说,一边给弗雷德遮脸上的泛红和痘痘,“你看,这些东西总是要遮掉的。你平时太忙太累,皮肤又太油,就很容易冒痘痘。这么遮一下,连突起看不到,就像没长一样。”

弗雷德认真观察镜中的脸,“说的没错。有很多人都不敢用魔药除痘,这样他们应该就敢用了。”他本来没这么觉得,现在看起来,在男生这个系列里,开发一下男士专用的遮痘痘胶一定很有用。贴一下,痘痘就消失了!特别适合那些一长痘就长一脸的男生!

哦,他仿佛看到那些人的蠢脸了,他们一定会喜欢这个产品的!

黛拉惊讶道:“为什么会有人不敢用魔药?”太奇怪了。

弗雷德对她眨眨眼:“哈尼,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勇敢——魔药的味道是很吓人的,很多人都害怕。”包括他。

黛拉还是不解,“但它很见效。”

弗雷德仰着脸,“呃,你现在在做什么?”

黛拉:“你的鼻子两边毛孔好大啊,用一点这个,毛孔就不见了。”她拿着一瓶闪闪发亮的魔法水给他看,“这个,非常有用!”

用过魔法水后,他的脸像瓷器一样光滑洁白。

让人恶心。

弗雷德打了个寒战,有点受不了镜子里的自己了。

镜子夸他:“帅哥,你会迷死人的!”

弗雷德:“……谢谢。”

最终,弗雷德坚持到了最后。他得到了一张英俊的脸,刀刻般的线条,纹丝不乱的头发,充满阳钢之气的眼睛——描了眼线,上了睫毛膏,魔法增长!还涂了眼影加深眼窝。

以及一个让人想亲吻的嘴唇,可爱的粉红色,亮晶晶的。

乔治显然是另一个画风。安吉莉娜可能更喜欢粗旷美,所以他的肤色比弗雷德的要深两个号,头发被抓乱了,眉毛粗硬,嘴唇用唇线勾了下线条。

弗雷德:“……”

乔治:“……”

黛拉温柔地问:“喜欢吗?这些东西都可以给你。”

弗雷德抹了把脸,认真思考了一下,深情地对她说:“哈尼,我必须要告诉你……我可能做不到变成这个你喜欢的样子。你能接受一个眉毛乱长,汗毛很多,满脸是痘的男朋友吗?”黛拉也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回答他:“满脸是痘估计不行。不过别的都没问题,那不就是你以前的样子吗?”

弗雷德感动极了,抱着她说:“我爱你!太好了!上帝!如果你让我每天都这样才能出门,我就永远不出门了!”

不过他们还是想用这张难得的帅脸回到格兰芬多去炫耀一番。

所以,当晚的休息室里,双胞胎是最受欢迎的明星。

安吉莉娜站在黛拉身边,问她:“口红的事……什么时候问他们。”

黛拉:“一会儿就问。”

安吉莉娜点点头。

黛拉想了想,又摇了摇头:“或许……不用问了。可能只是一个误会,他们可能只是站在那里说说话。”安吉莉娜又点点头,“也对。”

黛拉又想了想:“我还是想问!不知道的话,我就永远都忘不掉这件事了!”

安吉莉娜再次点头:“是啊。”

终于,晚上,所有人都离开休息室,只有黛拉和弗雷德留在最后说话。

在和谐的气氛中,黛拉状似无意的问起“某一天”

“在霍格默德”

“我看到你和乔治在买口红”

完全不经意,充满着“随便聊聊的气质”。

弗雷德连想都没想就摇头:“不,你一定看错了,我没买过口红。”

黛拉立刻从他怀里坐起来:“你们没去仙度瑞拉?”

“仙度瑞拉?”弗雷德想了想,点头:“去了。我们在那里考察了一下他们的店面布置和货品摆放规律。等我们开店的时候,这都是经验,需要参考。”黛拉马上浑身放松的又投回到他怀里。

直到弗雷德躺到床上,才突然坐起来。

乔治在隔壁床:“兄弟?想撒尿吗?”

弗雷德倒回枕上,犹豫半天,决定不告诉他的兄弟今天他们为什么会这么辛苦。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