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一天内被两个男人 吃了药他疯狂的要

向前辈学习,一天事件为一章。

第二天,立海大网球部中难得的风平浪静,队员们一边各归各位的训练,一边在心里揣测今个儿是刮的什么风,副部长竟然没有轻易发火。

只有仁王在一旁暗自窃喜,要不是自己告诉副部长玲姐今天要来网球部,这会儿大家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呢。

珑玲来到网球场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狐狸正和柳生对打,但是脸上一直带着古怪又得意的笑容,不知在高兴些什么。另一个场地上,小猪和胡狼陷入了激战中,切原正进行一对二的比赛,不过是两个普通队员,柳站在场边记录着什么,而皇帝正背对着自己监督着一群普通队员作训练。

知道立海大的规矩挺严的,珑玲并没有开口出声,安安静静的坐在外边的草地上,准备等网球部的训练告一段落再去找他们,殊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就落在了对面柳军师的眼中。

柳叫过已经打完球在一旁休息的仁王,朝珑玲那边示意了一下,又向皇帝的方向微微仰头,问道:“用不用告诉真田玲姐就坐在他身后?”

仁王坏笑望着仍是一本正经的真田,只有相处已久的三年级正选们才能发现,咱们一板一眼的黑面皇帝此时的注意力早就不在眼前那帮部员身上了。

“再等一会儿。”仁王转转眼珠,答道。

可惜仁王的“一会儿”没等到一分钟就宣告结束了。

正不着痕迹四处扫视的皇帝发现了思想溜号的两人:“仁王,柳训练不认真,挥拍500下,跑步50圈。”没找到人的皇帝火气有点大。

仁王一听,玲姐此时不用更待何时?赶紧一脸惊喜的冲坐在真田背后的珑玲挥手:“玲姐,你怎么坐在哪儿?”吃定了真田不会在玲姐面前惩罚人。

小猪听见仁王的叫声,扔下胡狼兴奋的向珑玲跑去。切原也三两下迅速解决掉对手,朝这边走来。

闲闲无事构思着小说的珑玲看到立海大的训练因为自己都停了下来,急忙走到真田身侧,却是没有忘记站在场外。

丸井纵身一跳,蹦到珑玲身边,拉着她奇怪的问道:“玲姐,怎么不下去呢?”

珑玲却比他更奇怪的说道:“无关人员不可以进入网球场呀,难道不是所有学校都这样吗?”还是只有青学才有这个规矩。

切原插嘴道:“玲姐你听谁说的。”虽然立海大是有类似的规定,但玲姐又不是什么无关的人。

“国光啊。”珑玲脱口而出的名字让四周的立海大正选瞪大了眼睛,而皇帝因为珑玲的出现放晴的脸则又阴了下来。“以前常(在动画,同人里)听他说无关人员不能进入网球场。”

柳说道:“国光?是手冢国光吧。玲姐和他很熟吗?”熟得可以直呼冰山的名字?

珑玲现在考虑要不要在自己认识的网球部中都通知一下:手冢国光已经是自己的弟弟了。省得以后得一次又一次得解释,东京那边还有个冰帝呢。

“前些日子我已经被手冢家收养了,所以国光就成了我的弟弟。”珑玲的解释让真田天气阴转晴。

“你随时都可以来网球部里。”真田的话意思很明确,立海大也有这样的规定,但珑玲不在限制范围内。

珑玲笑道:“那谢谢你罗。打搅你们训练真是不好意思了。”

“没事,没事。”正选们齐齐摇头。

皇帝大人发话:“没关系。”珑玲这次安下心来。

“玲姐,那个……”丸井忽然扭捏起来。

珑玲不知所以的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脸,对方渴望的眼神仿佛在期冀着什么,猛然间明白过来,珑玲笑道:“文太乖,玲姐没有忘。来,这是你的。”

打开包包,将不久前答应的礼物分发给众人,上次没有去寿司店的胡狼受宠若惊的看着手中的黄色小球:“我也有?!”

“当然了,每个正选都有呢。”

听到珑玲这句话,立海大众人都流露出怆然若失的表情。

珑玲知道他们一定是想起了正在医院的幸村,不由得多嘴一句:“不过为什么其他学校一般都是八个正选,而立海大只有七个呢?”

“因为部长住院了,所以只有我们七个。”快嘴的丸井在真田等人来不及制止时说道。

“部长?对呀,真田是副部长呢,这么久也一直没见过你们的部长。”珑玲继续模仿不知情者此时应有的反应。“可以告诉我他是怎样的人吗?我想也给他做一个。”这才是珑玲最终的目的,可以名正言顺的给幸村绣东西,根据正常情形,她不可能知道立海大部长是什么个性的人。

认真的记下众人口中的资料,珑玲扬起笑脸:“知道了,过几天我就给你们拿过来。对了,这些香包你们还喜欢吗?”只见众人点头如捣蒜。

珑玲呵呵笑着,心想:干脆也给冰帝的每人绣一个好了,要是三个学校都走到一起,这些小球都挂在网球袋上,可不成了接头暗号了。

这时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珑玲感到有人在拉自己的衣袖,回神一看,却是切原拉着自己问:“玲姐,你也去吧,好吗?”

“啊?什么?”没仔细听刚才正选们对话的珑玲一头雾水。

“明天是真田生日,他想请你和我们一起庆祝。”柳说道,真田在一旁点头,自己不善言辞,还好有柳和幸村帮忙。

“耶?我也去?你们年龄相仿的孩子才能玩到一起,我这个岁数去会扫兴的吧。”生日,又是生日,又要烦恼礼物的问题了,貌似这两个月有不少王子生日吧,不管了,反正我只管这三所学校的王子。

这个岁数?众人惊讶于珑玲的说法,难道玲姐比看起来更大?

“玲姐,你今年最多才二十三吧。”柳翻着不知哪来的资料说道。

“二十二。”珑玲可没有什么女孩子的年龄是秘密的观念。“都快奔三了。”

众人哭笑不得,丸井挽着珑玲的手臂说道:“玲姐去嘛,好不好?去嘛。”

望着撒起娇来和菊丸有得一拼的丸井,珑玲只能甘拜下风。

“好,我去。”今晚又得熬夜了。

“耶~~”活泼的孩子们欢呼着,连真田的脸上都出现了难得的微笑。

祝大家新年快乐,心想事成!——没看春节联欢晚会跑来更新的作者偶

第二天,李云送珑玲来到立海大网球部外,对场上望着他们的正选们笑笑,便离开了。珑玲冲队员们招招手,坐在场外的草地上等他们训练结束。

在立海大某些有心人眼中,这一笑可充满了示威的意味。

“那家伙是谁呀?真碍眼。”切原赤也扛着球拍不爽的说道。

“资料不足。不清楚。”柳将笔记本翻了一遍,答道。

“真稀奇,也有柳不知道的事。”丸井边吹着泡泡糖边说道。

“我知道。”仁王一付得意洋洋的样子。

“你——?”几道怀疑的声音让仁王的自信受到挑战。

“那家伙叫李云,是玲姐的老乡,也是玲姐的学长。对了,玲姐现在就在立海大学上学。”仁王一股脑将自己知道的消息说了出来。“据我观察,那家伙八成对玲姐有意思。”

“玲姐在立海大上学,那就可以常常来看我们了。”——丸井

“那玲姐对他呢?”——真田,切原

从每个人对重点把握的不同可以看出个人对玲姐的心思呢。柳飞快的记录着难得的资料。

仁王嘻嘻一笑,在众人等待的目光中相当欠扁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哦。”

“仁王,挥拍200下,马上。”真田皇帝有点公报私仇的嫌疑。

“啊~~”为什么,他可是提供了这么重要的消息呢。

社团活动结束,最先换好衣服的丸井直冲冲的扑到珑玲身上:“哇呜~好累呀,玲姐,肚子好饿。”

珑玲急忙稳住身形,避免身侧的盒子被挤到。

“玲姐。”“玲姐。”换回校服的正选们渐渐来到珑玲身边,只有真田轻轻点头示意了一下,就站到了珑玲身边。

若是别人这样,珑玲也许会心生芥蒂,亚久津不就被她逼着叫自己玲姐了吗。可这位是真田呢,如果说亚久津是纸老虎,那这位至少也是货真价实的狼犬。而且真田还在动画中是给珑玲的感觉就完全不象个十五岁的国中生,所以珑玲也就把他看作自己的同龄人了,又怎么会介意区区一个称呼呢。

倒是柳军师和仁王狐狸象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似的,一个暗自记在脑子里,准备回家备档,一个嘿嘿嘿嘿的贼笑。

“真田,这个送给你,生日快乐。”珑玲将身侧的盒子递给真田弦一郎。

众人一见珑玲送了礼物,有意的,无意的,纯粹好奇的,怀有不良动机的,纷纷起哄:“快拆开看看。”

真田很想拿出部活时的威严压制这帮爱凑热闹的家伙,他还想回家后自己一个人拆珑玲的礼物。可是部活已经结束,连一向稳重的柳居然也在其中,无奈的真田只好顺从众意,拆开了盒子——一顶藏蓝色的网球帽安安静静的躺在盒子里。

珑玲一直观察着真田的表情,可惜黑面神就是黑面神,一点异常都看不出来。她是实在想不出该送什么了,绵羊宝宝喜欢睡觉,可以送枕头,可是真田会喜欢什么呢?总不能送网球拍吧,她就是有这个心也没这个经济实力呀。将与网球有关的东西都想了一遍,最后决定还是送网球帽好了。而且从看漫画起到和真田有来往,他的帽子都是黑色的,虽然让他显得沉稳,可是也刻板了点,藏蓝色也许更适合他。

珑玲忐忑不安的看着真田,这完全是凭她的推测买的,不知道这位会不会喜欢。

虽然珑玲原本就预想到以皇帝的性格即使不喜欢也不会表现出来,但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真田立刻摘下头上的帽子,将珑玲送的端端正正的戴上:“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珑玲根本就没想到真田会这么给面子立马就戴上,开心的笑道:“你喜欢就好了。”温暖的笑容让看的人也感到了一阵暖意。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