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听到女生没谈过恋爱 父皇你操的我好爽

胖子见到了飘飘已经走不动道了,吴枳跟吴邪两人跟胖子打了个招呼就先回去了。

也不知道胖子听到没听到,反正他没有搭理两兄妹。

“哥,这个结果要过两天才得,到时候咱两再来吧。”吴枳挽着吴邪。

两人走出医院门口,吴邪的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是猎头公司。

这吴二白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这上午才撵走他们呢,下午就给吴邪推荐工作。

吴邪没搭理这条消息,看了一眼就将手机收回裤兜。

斜眼一看这吴枳正在发信息呢。

余光一看,瞬间感觉心塞塞的。

吴枳的聊天记录是和小哥的。

吱吱:小哥小哥,你今天吃了什么?有运动吗?

吱吱:对了,我跟你说啊,刚刚我们仨人陪我哥来医院看病,结果发现了胖子的女神,你是不知道胖哥那眼神都直了,然后他就抛下了我两。

吱吱:说真的,她没有你好看。

小哥:饭、菜

小哥:没有

小哥:哦

吴邪再看看自己手机里边和小哥的聊天,哦,没有聊天,都是他发信息过去,对方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都没回,心塞。

吴邪酸溜溜道:“怎么小哥只回你信息啊?”

吴枳歪头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我可爱?”

“呵,你觉得他那样的人会分辨美丑吗?”吴邪嘲讽,大大的迈了一步,拉开和吴枳的距离。

吴枳小跑追上他,面对他笑嘻嘻道:“哥,你这是吃醋了?”

吴邪无语:“想什么呢你,看路,好好走。”

吴枳哦了一声转了身子,和吴邪并排往前走。

“不过,你怎么把小哥和女人比?这有什么可比性吗?”男人不是应该说帅吗?

“哦,就是这飘飘的骨......哎,你怎么又走这么快。”

吴邪屏蔽了吴枳,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问这个人会有什么好答案啊,她都是透过现象看本质的人。

“不过,小哥确实很帅哈,人长得好,身手又好,这骨也好。”

吴邪再次无语问天,这前半段夸人还是挺好的,怎么最后一句这么不对味呢。

“吱吱,你现在还惦记小哥啊?我跟你说啊,你是真的熬不死他,你已经摸过他了,你就满足吧。”

吴枳想了想:“我知道熬不死他,我也没这么变态,不过,我已经忘记摸他是什么感觉了啊,那个时候我又不是清醒着的,要不,嘿嘿,哪天你让他给我摸摸?”

吴邪感觉这条路确实有点漫长了。

两人回到吴山居,门竟然被封了。

吴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跑上前,“家族封存。”

吴枳转头看向吴邪:“哥,咱真的被抛下了。”

吴邪心情很低落,他是真的想不到吴二白的动作这么快,丧丧的转身离开。

吴枳追上前,拉住吴邪的手,想给他点安慰,“哥,别担心啊,我这儿还有点钱的。我和胖哥都不会丢下你的,要不然咱们就回我那里,我还有一栋三层的自建房没有出租,咱们可以去那儿啊。”

“哥,你倒是说句话呀。”吴枳有点急,这吴邪的状态真的不对啊,好担心他要做什么事。

“好啦,别担心,你哥我还是有点存款的,咱们先找个房子住吧。”吴邪揉揉吴枳脑袋,嘴角扯出一抹笑。

吴邪找到了一见出租房,两房一厅,在一个弄巷里边。

房子的年纪看起来已经不小了,带着历史的痕迹,没有吴山居那边那么的古色古香,但是这建筑也是仿古建筑,看起来颇有一番韵味。

吴枳和吴邪两人一人一间房间,吴枳收拾好房间之后猛地想起,这他两是有房间里,那胖子呢?

吴枳走出房门打算跟吴邪说这件事。

“哥!”

吴枳的哥已经说了一半就硬生生的给吞了回去,只因为吴邪和胖子两人滚在床上翻云覆雨。

吴枳瞬间就想到了上课的时候老师放的生理视频,她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吴枳退出一只脚,讪讪道:“打扰了,你们继续啊~”

“吱吱,你听我说。”吴邪挣开胖子的枷锁,追上来。

吴枳笑着往外跑:“不听不听我不听。”

“吱吱,你停下来!”

“我不要,啊,你们两人这样子对得起,对得起”吴枳声泪俱下,估计是和胖子待久了,这表演天分提高了不少啊。

吴枳抹了把不存在的眼泪:“对得起小哥吗?他在前边艰难奋斗,你两倒好,背着他偷偷摸摸的滚成一团,对得起他么?你说呀”

吴枳颤着手指指着吴邪,又指了指后边跟上来的胖子。

胖子捂住心口:“哎哟,我的好吱吱啊,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小哥啊,我两这相爱多年,好不容易在一起,你可不能拆散我两啊。”

胖子也演上了,还抱住吴枳耳朵胳膊。

“那不能!”吴枳宛如一个棒打鸳鸯的家长。

“吱吱啊,你看看我和天真多般配啊,我把小哥许给你怎么样?这样咱们一家人还能住在一起。”

“为什么是我和小哥?你和小哥,我和我哥不行吗?不对,我不能和我哥,他和小哥,我和你不可以吗?”

胖子一听这话,瞬间感觉后背凉飕飕的,“那不能啊,我和天真那是两情相悦,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你和小哥凑合凑合,我就和我家天真你种田来我织布~”

吴邪见两人越演越上瘾了,制止道:“好了啊,可以了啊。”

“好嘞。”吴枳和胖子两人乖乖站好。

“胖哥,你这发型哪儿做的啊,这么帅~”吴枳见吴邪的表情好看些了,放下心问身边一起面壁的胖子。

胖子一听这话,“来来来,吱吱,好妹妹,你快看看胖哥刚刚那打滚有没有弄乱发型。”

吴枳认真的转了个圈,“没有,好得很。”

胖子得意脸:“帅吧?我跟你说,这就是飘飘弄的,我说妹妹你这方法好啊,我已经和飘飘联系上了。”

吴枳敷衍的扯了嘴角:“那还挺好的,加油。”

吴枳溜了,再不溜胖子就该跟她说他和飘飘的二三事了。

第二天一早吴邪出门打电话,吴枳醒来就见到他拿了个信封回来。

“哎,你不是买早餐去了吗?怎么还在这里?”吴邪问胖子,这是胖子昨天自己踊跃报名的,说是要让这条街的人都见到他的新发型。

胖子捧着杯耐材坐在沙发上傻兮兮的笑着。

“飘飘,精神食粮更重要!”胖子盯着奶茶。

“你是不是有点魔怔了呀,傻不傻。”

吴枳也坐下,看到了胖子锃亮的脑袋:“胖哥,你这不会昨晚一晚上没睡吧?这发型是真的一丝都没有乱啊。”

吴邪也发问:“哎,胖子,你这头打算什么时候洗啊,你这都带了一天一夜了。”

胖子摸了摸头发“没乱吧?你是不是也饿啦?我给你两冲一杯去啊。”

吴枳摸出一袋小面包递给吴邪,“胖哥,你这样不行啊,你一直保持这发型,你这是不打算再去洗了?”

胖子站起来,吴邪就见到胖子身后也贴有一封信,“别动。”

“哎,怎么回事啊?”胖子很惊讶的样子。

“你是不是傻啊,后背被人沾了东西你也不知道。”吴邪打开里边的信。

竟然有一张一万块钱的支票。

还有一行字:“签字费奉上,生命有限,不妨一试,请君来叙,一朝一会。”

吴邪发呆:“这有点像恶作剧啊。”

吴枳看到他拿进来的那封信,竟然是一张offer,发出的公司竟然是十一仓,工资一个月5万!

“这确实很像是恶作剧啊,而且,这恶作剧的成本有点高啊。”吴枳感叹,这花一万块钱做为签字费,这也太假了,根本就是一个局啊。

胖子喜滋滋的看着支票,“管它呢,是不是?”

吴邪淡淡道:“我刚才在电话亭,收到了一封一模一样的,有人一直在监视我。”

胖子的重点是支票,“这里也有一万块钱啊?”

吴枳将信封递给胖子:“没有。”

“怎么弄?”胖子问。

“会会呗。”

吴邪抽出胖子手里的支票,“我的。”

“那有我的吧?五千。”

“二白,其他的是吱吱的。”

“不是,吱吱可比咱们富啊。”

说到了吴枳,两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同时笑眯眯的看向吴枳。

吴枳双手护在身前,磕磕绊绊道:“你们别想啊,我的卡已经被冻结了,微信剩下的钱就只剩几万了。”

胖子和吴邪一人一边将手搭在吴枳的脖子上,架着她往她房间走去。

胖子笑眯眯道:“放心吧,你是我两妹子,怎么会要你的钱呢,是不,我胖爷是那种人吗?”

吴枳惊恐的看着胖子:“你是!”

胖子好脾气的笑:“那,就算我是,你哥总不是了吧。”

吴枳还是被两人架走了,四合院传来吴枳的哀嚎:“小哥~快来救救我啊,你的兄弟疯了,要把我卖了啊~”

远在东南亚的小哥,靠在最高处的栏杆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来来往往准备物资的人。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