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体内横冲直撞 乡下寂寞哺乳

叶谦揉着还带着血丝的眼睛,不情不愿地从床上爬起来。顺手取了挂在架子上的衣服穿戴整齐,抱着铜盆去河边打水。

在叶谦的强烈要求下,军营中不允许出现直接饮用河水的情况,必须用水壶烧开之后再喝,提出这一点时将士们很是不理解,叶谦仗着“药谷弟子”的身份强硬推行,几天下来,倒是养成习惯,军士们闹肚子的情况也好了很多。

骤然倒退回千百年前的生活方式,叶二少的生活水平直线下降。其中最让叶谦无法忍受的是,这古代人的刷牙工具居然是……树枝,叶二少实在不知道用树枝在嘴里捅来捅去究竟是清洁口腔还是把嘴里弄的更脏,无奈之下,叶谦只好敲诈了庄瑞安的茶叶,每天把茶水当漱口水用。

军营附近要是有盐矿自己也不用那么纠结了,没听某广告中说古代皇帝都用盐来清洁牙齿……不过叶谦知道,这个世界,盐这种珍稀物品,就算是女皇陛下也没资格浪费。这可是自己未来的发家致富的好法子啊。

正值清晨,金色的日光洒在河岸边的草地上,清澈的水波流转,映出了行人的影子。

河边,不少军士也在洗漱,叶谦温和地和她们交谈,谈话内容多是太女和将要归家的欣喜。聊了一会儿,叶谦准备转身离去,却看见孙伍长推着老杨有说有笑地沿着河岸走着。

见到叶谦,老杨兴奋地打着招呼,叶谦微笑,向着她们走过去。

向苍鹰城水源投毒的先锋小队有五个人,军队中为了争抢这五个名额几乎打破了头,老杨和孙伍长凭借着第一批实验牛痘英雄的身份脱颖而出,成为五人小队的一员。

圆满地完成任务后,她们又参与了后来的围剿,老杨虽然勇猛但终究年轻且经验不足,在这场战争中受了重伤,经薛神医全力救治,命是保住了,可双腿也彻底废了。

她被送来的时候是苍鹰城大火的第二天。叶谦在她所在的房间门前站了整整一个时辰,然后回去搜索掌上机,用一下午画出了轮椅的详细图纸。

找了工匠花了几天时间把轮椅做了出来,叶谦亲自把轮椅送给了老杨。这是她参加先锋小队后两人第一次见面。后来的几天,叶谦一有空就去看看老杨的恢复情况,现在她已经能熟练地自己操纵轮椅了。

老杨其实挺喜欢这个神秘的小神医的,她觉得他是个好人,虽然他和爹爹一样讨厌自己说废话……

“老杨,孙伍长,你们这是去哪儿?”寒暄之后,叶谦好奇闻道。

“小神医,太女殿下召见我们,这次打了胜仗,太女殿下可高兴了。”老杨一脸兴奋。虽然等大军这次回京,老杨就该因伤退役了,但在短暂的军伍生涯中能亲身参与这样一场辉煌的战争,也是一生的荣耀了。

“恭喜了。“叶谦微微一笑,向两人拱手,“既然两位还有事,我就不打扰了。”

与两人道别后,叶谦沿着河道慢慢地行着。军士们陆陆续续离开了河岸,微风拂过脸颊,带着水汽的风中卷着泥土的芳香。

头顶是自己那个时代看不到的清澈天空,脚下是未经人类开发而富有生机的土地,早晨的空气清新中带着些微的凉意。叶谦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让那点不愉快的感觉统统随风而逝。

=====

叶谦不意外会被太女召见,事实上,他在见到孙伍长和老杨的时候就有了预感。此刻,他正候在议事厅门口,等待太女的传召。

说实话,将要见到这个国家第二尊贵的人,甚至是未来最尊贵的人,叶谦还是有点小紧张的。不过据他昨天的观察,太女还是个挺厚道一人,不太会玩心眼,如果此刻召见他的是女皇陛下,可能他唯一的选择就是逃跑。

“叶公子久候了,请随我来。”守在门前的是一个普通士兵,叶谦认识她还是在战争期间在军医处救治的时候。那时她腰侧被开了条口子,血流不止,逼的叶谦再次用了自己那个坑爹的“谜之圣血”(?)才把她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所幸她没有像赵子苏那般被奇葩宫主洗脑,对叶谦除了感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

说到赵子苏,自从那天晚上这姑娘就消失了……估计是在一个没人发现的地方继续自己的“职责”了吧。叶谦和薛神医找了她几次都没有发现一丝痕迹,叶谦强烈怀疑姑娘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但还是忍不住担心她大病初愈的身体吃不吃的消……

跟着那士兵的脚步,叶谦又一次来到议事厅内,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太女端坐于主帅之位,见到叶谦,太女微微一笑,表情带着温和,道:“你就是叶谦?”

“小民参见太女殿下。”叶谦微微弯腰行了一礼。

“好了好了,”太女站起来,摆摆手,“不必多礼。”

拉着叶谦上前几步,两人面对面站定,太女笑着说:“说实话,当我听到报告说有人找到了化解天花的方法,第一反应是这人是骗子,得赶紧把这人送进大牢严刑拷打,问问他是何居心。”

叶谦听着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好吧不光是你太女,连六皇女一系的将军都差点那么做了……

“后来听了解释,我还是将信将疑,直到那人给我看了薛神医的亲笔信,我才放下心来,之后我就一直很好奇,这么厉害的药谷弟子到底是什么样子?”

“现在我终于见到了你,没想到你年纪这么轻,其实我原以为你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的。”太女狡黠地冲叶谦眨眼,笑的阳光灿烂。

叶谦没想到,太女竟是这么的……平易近人。想想也是,能在军中威望如此高的她,想必除了兵法如神,人格魅力也是很重要的。

叶谦不知道她是天性如此还是在笼络人心,但不得不承认,几句话,他和太女的关系迅速拉近了,甚至有点喜欢这个地位崇高却诙谐幽默的太女殿下。

“不敢当,不敢当。其实我虽然刚刚入世,但太女殿下的赫赫大名还是有所耳闻。”既然摆出这样一副样子,叶谦也就不再拘谨。

“好啊,那你就说说,你眼中的我,是什么样子的?”太女殿下的笑容依旧温和,在她的眼中却看不见一丝一毫开玩笑的意味。

叶谦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看着太女的表情,叶谦小心翼翼地开口:“这个……太女殿下自然是天之娇女,小民不敢妄议……”

叶谦觉得自己干脆还是去深山老林里种地吧,实在玩不过这些古代人,说变脸就变脸到底是闹哪样啊……

太女似笑非笑地望着叶谦,半饷轻笑一声:“真是没意思。父后说,当那些看那些老家伙不顺眼的时候,就这样问她们,每次我这样问,她们就会诚惶诚恐地跪下来,表现自己的忠心。”

“你会吗?”

“我……”叶谦的脸白了,这是活脱脱地逼自己站队啊……

“好了,好了,跟你开个玩笑。”太女忽然收敛了笑容,摆摆手,“我累了,你先下去吧,放心,你的功劳我不会忘记的。”

叶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营帐的,只知道出去的时候后背湿了一片。

太女殿下太诡异……叶谦觉得自己那点小聪明在她那儿只有被玩的份儿,果然是未来的女皇陛下啊……

摇摇头,突然有点感慨。

自己究竟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

“小谦!”迎面就看见庄瑞安朝自己打招呼,虽然面容还是有些哀伤,但那双眸子里燃烧着的却只剩下自信与坚定。

叶谦心中稍定,看来庄瑞安已经有了直面风暴的信心,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对他来说虽然艰难,但并非不可战胜。

“你知道么,小谦。”庄瑞安微微一笑,双眼中的光芒璀璨,“我已经决定了,继承母亲的爵位,并将她的梦想传承下去。”

“家国定,四海平。”

浅浅的六个字,却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度。叶谦很想像他一样,拥有守护国家的崇高理想,并为之不懈奋斗。可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

就算自己装的再像,骗的了别人也骗不了自己。

叶谦笑了:“瑞安,我很开心,开心你没有沉浸在痛苦与失落中,开心你没有就此沉沦,放弃自己的未来。放手去做吧,瑞安。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话说的煽情无比,说到最后叶谦却做了个鬼脸,庄瑞安见状哈哈大笑。那点微微的伤感,终于在这畅快的大笑中消逝无影。

“对了,最近怎么不见薛神医?”玩闹了一番,叶谦突然想起什么,问道。

“薛神医?她大概在军妓营吧。”庄瑞安想了想说道。

叶谦愣了一秒,然后捂着肚子笑地喘不过气来,薛神医这货总是一副飘飘欲仙的样子,没想到啊没想到……

庄瑞安无奈地望着叶谦,正要解释,远处,一位军士狂奔而来,生生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