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男友在公园要了我 嗯,,,啊,,儿子

与此同时,史艳文、藏镜人,双双现身天允山巅,“藏镜人,你真不再考虑?”

“多言无益,史狗子,完纳你的劫数吧!”藏镜人冷言相对,对于这一战了解前尘的坚持尽显其中,史艳文,我已经厌倦与你纠缠了,所以……这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甲子风云掌中起,数载红尘情仇断。

藏镜人执意一战,史艳文无奈应对,“唉,如果命运真是如此,艳文只能选择最无奈之途。”

“无奈?哈哈哈哈!没错,在这个世上,最令人厌恶的无奈,就是命运。顺吾者生,逆吾者亡啦!”藏镜人仰天大笑,语气中尽是嘲讽之意,眼中的恨意与解脱却被面具遮掩而无人看清。

史艳文知晓,再劝已无意义了,垂下头轻声一句诗号,“回忆迷惘杀戮多,往事情仇待如何,绢写黑诗无限恨,夙兴夜寐枉徒劳。”手中攥紧拳头,他不知为何不愿与藏镜人交战,但事到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神情之中尽是坚定,藏镜人再来就是你我宿命的终结。

随着两声同调之语,“史狗子/藏镜人”

“来吧/觉悟来吧!”

顿时两人袖袍无风自扬,气走千里,周遭扬起沙尘无数,顶峰伫立的两人,情仇,已记不清起于何时,恩怨,更算不清谁欠谁多。

史艳文藏镜人同时凝气于掌,满泄的情绪,就在这一刻——全数爆发!

纯阳掌劲至刚至强,史艳文深得其中精髓,掌风聚起耀如烈日,至阴掌劲奇阴奇诡,但在藏镜人的手上却多了中一往无前的霸气,极招相碰,撞击之声如霹雳炸裂,掌风四荡,将对方各震退数步。

藏镜人又是一掌击出,整个人骤然如一道尖锐风声,携带着无匹的气势,脚卷旋风,进步一踏,眨眼间就冲到了史艳文面前,与此同时,史艳文纵身冲向前,虽未见气势迫人,然从容不迫的招式也未掩峥嵘,反而突显了一代儒侠的君子风范。

数十年的生死交锋,招招相识,招招透彻,对手的进退,原在意料之中。

一动起风雷,短短数息,两人已是交手过百招,史艳文心叹,‘原来了解一个人最好的方式,不是情,而是仇。’

藏镜人见史艳文在与他交战之中竟然分神,心下更是恼怒,“还想留手吗?史狗子,你还想找什麽余地!”

“你我的生死,真要定在今日?”史艳文无奈,但仍是报了一线希望,西剑流虎视眈眈,自己与藏镜人交战无论结果如何必是重伤,若是西剑流趁机作乱,那后果不堪设想。

藏镜人杀意更盛,眼中却是带着淡淡地疲倦,“死吧,我已厌倦与你纠缠。”

史艳文无奈,叹了一口气,语气之中尽是坚持,他有不能失败的理由,因此,“今日史某代表中原而战,绝不能败!”

“难道你想败我吗?妄想啊!”藏镜人的表情掩于面具之下,让史艳文看不出端倪,语气此刻却是恢复了冷静,还是一如既往的狂傲不羁。

“辟邪烈日。”

“飞瀑怒潮!”

极招相交,两人伤势交换渐趋激烈,两人心知,若是不想同归於尽,随之而来的一式,将是最后一招。

“史狗子,纳命授首吧!喝——”只见藏镜人双掌提气,浮身腾空,体内真流暴窜。

“怒潮袭天!”

“啊,无奈啊!喝——”一声无奈,史艳文纯阳之气也流转不息,纵身腾空,尽聚纯阳之力。

“纯阳贯地!”

绝世烈焰,爆开气流冲劲,善与恶的纠缠、正与邪的冲突,这一招,将为这数十年的恩怨,谱下最后的终章,一切尽归尘土。

沙尘散尽之后却是,藏镜人负伤呕血――败!

在这气氛凝重之时,却见苗疆至尊亲临,而在众人惊愕之间,又闻千军万马之声自远处传来。

“啊!王上?”对于苗王的到来,藏镜人惊讶不已,早先他已与苗王谈妥,此刻应是以逸待劳而不是大军亲临。

史艳文亦是诧异苗王的到来,但却是更加忧心苗王此来的动机,“苗王率大军到中原,是意欲与中原开战吗?”

“哼!本王是来清理门户。”苗王之余怒中带杀,若姚明月所言属实,罗碧绝对留不得!

藏镜人眼中惊讶已然散去,只余下浓浓的疑惑,他看着苗王,问,“什么意思?”

“回答我,你身为苗疆战神,真会这样轻易就败在史艳文手上,还是,你根本别有居心?”苗王对于藏镜人的问题避而不答,却是反问他失败的原因。

藏镜人无奈,他不知为何苗王竟然怀疑他对苗疆的忠心,但对于王上作为苗疆战将的他,仍是诚恳的答道:“任何一场战斗都可以作假,唯有他,没可能!”

“真好,那将你的面罩取下,证明你的忠诚。”藏镜人露于言表的忠诚之意让苗王很是欣慰,但他的面目终究是苗王心中的挂碍。

“这……”对于苗王的要求,藏镜人很是迟疑,他明白一旦他的脸显露于世,将会毁了他的一切……

就在藏镜人犹豫不决之际,却见赤羽命人将忆无心带了出来,一转身,他便看见邪马台笑和天海光流押着忆无心站在对面,那稚嫩的面容让藏镜人不由攥紧了拳头,眼中升起的朦胧水雾模糊了视线,‘是她,她就是……我的女儿。’

就在此时,耳边又响起了赤羽信之介清朗却咄咄逼人的话语,“现在该你履行约定,将你的面罩拿下,让世人、让你的王上,一睹你的真面目。”

只见邪马台笑高举长刀立足于忆无心身后,似乎只要藏镜人拒绝,这刀便会挥下,眼见失散多年的爱女生命遭受威胁,藏镜人心下一定,这面具已是不得不揭下了,但在此之前他要知道,究竟是谁将此事告知苗王,“藏镜人说到做到,但揭开面罩之前,我只想问王上你一个问题。”

“说吧。”见苗王愿意回答,藏镜人直言不讳,“你与西剑流已有联合?”

苗王冷哼一声,“本王不屑与西剑流合作,是你的爱妻姚明月所说。”

果然是她,藏镜人顿时怒不可言,“姚明月这个贱妇!王上因为女人的一句话,不肯给罗碧任何解释的余地?”

“若无愧于苗疆,有何可惧?”

“我……”不是他惧怕,只是一旦取下面罩,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

见藏镜人始终不肯摘下面罩,苗王对姚明月。话已经信了七分,但藏镜人多年对苗疆的付出他也看在眼中,因此他愿意给藏镜人最后一次机会,“本王现在,只相信面罩之下的真相。”

“呵呵呵……哈哈哈……”悲凉而无奈地笑声,令人听得心惊。

对于宿敌的悲哀,史艳文不知为何似乎感同身受,惊呼一声,“藏镜人。”

“一个女人,逼使我不得不妥协;一个女人,煽动吾毕生效终的苗王,逼我无路可退。既然天意如此,既然命运逼我如此!史艳文,你们史家,也要承受相同的痛苦!”悲凉的话语透着被逼无奈的愤恨,同时一手附上面罩,扬手一挥,却见……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