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吃几根香蕉最好 师父我饿了

被陈小空这么左手背贴嘴小小声的提醒,没注意的男子才发觉自身后,隐隐的,熟悉气息,看到那总让他看不厌的透出清冷气质的面孔,真是不见一刻,都能让他朝思暮想到要死要活啊!“娘~子!~~”男子笑的那叫个幸福洋溢,一个热情似火地飞扑到高他许多的冰山御姐的峰峦之中,双手紧紧的扣在她的玉背后

“大庭广众…”女子冷静的还没说完

“我就知道娘子舍不得我~”男子的声音与先前相比,明明多了几些甜腻娇萌

她冷冷的脸色开始升温“吾,吾才不是,才不是为了汝,吾,吾是过来看望小火他们的,嗯”女子口是心非道,平静的内心早已被男子轻松的扰乱,从她那都快要把大火狼他们大脑袋毛囊挠秃的手速就能看出来

“哈哈,那我也不管,反正娘子就是想我了”男子表现地纯像个活无赖,克的冰山御姐死死的

“汝,汝给吾下来!还,还有,谁是汝妻”女子娇恼

“好的娘子,没问题娘子”听闻女子这话,男子立马松开了手,乖巧地站在了她的面前,听话非常

女子见他下来,心里有点空落落,扭头闭目便不理睬其

男子见状,也是司空见惯,憋笑而不语“哦呀呀,我差点忘记了”转对陈小空,左手从衣服里拿出一圆边黑叆叇戴眼前,右手在那装模作样地掐算了几下,口吻像极了江湖骗子的套路“老夫掐指一算,诶~这位兄台,我看你印堂发黑,目光无神,唇裂舌焦,元神涣散,近日必定访友不遇,万事不顺,不如听老夫一言,由此宏运大发,体健神清、消灾避祸~”吃瓜一众一听是头冒黑线,深觉离谱

挠了挠头“?前辈的意思是,我会倒霉吗?”陈小空有些疑惑,要是换做别人,他还真不信这套话,可奈何人家实力明摆在那,没必要说这些话来诓骗他

“是极是极,老夫看你我相投甚缘,我这里有救命锦囊,可保你三次性命”男子话到一半也玩腻自称老夫,从衣袖口子里宝贝拿出一呈银丝深蓝,巴掌大,有些鼓的小锦囊来

陈小空好奇“这里面是啥啊?”不光他,其余人一样

“嘿嘿嘿,不可说不可说,也不能打开啊!不然…”

“不然?”

男子张牙舞爪一点也不吓唬“小心它就不灵了!”

“晕倒”

旁看着的女子烛阴见到男子拿出的锦囊,眼中闪过了什么

“还有还有,千万千万千万千万,别把我的这宝贝损到一丝一毫!”从见面以来,还是第一次见男子如此的严肃

“呃,不是前辈,小子有点不懂你的意思了,你说这宝贝能救我三次命,但现在又说”男子没好气打断“谁说是宝贝里面的东西了?我说的是我这宝贝锦囊!…算了算了,我看你也不是没放的东西,我这宝贝还是不放你那了”于是说完,男子就解开绳子打开锦囊,从里面拿出一团淡黄绿透明的软团团,放在了陈小空手里,蓝色锦囊则收回己袖

‘说好的打开就会不灵的呢?’夏月洁心里忍不住的吐槽,陈小空则对手里的这一团东西所不解,捏了捏,手感方面,它是和外表一样软并且富有点弹性,在阳光的照耀下,能反射出外表细致的纹路,给人一种虽然不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但就是很厉害的感觉,但这在下一秒就被男子的一句话所打破了

“哦,这是我以前褪下来的死皮啦”

‘死,死皮?!’

男子自言自语“它们意外的是不错的法阵介质施展材料哦,这三张是我撕下来里大小完好都符合的,以前没事,闲着无聊就在上面制作了下,别说,一想是用自己的皮来做,还真有点小异样,”思索了会“我画的都是什么来着?…哦哦,对对,三张都是危机传送型法阵,虽然只花了我几天几夜的时间,不过当作我给小家伙你的见面礼,应该足够了吧?”男子微笑

听男子这么解释到,心中对死皮的点点介意也就不存在了,换而言之的是开心与小激动,弯腰六七十“小子谢过前辈!”

“诶啦啦,小家伙客气客气,”注意到烛阴的欲言又止“!哦呀呀,好了,我就先和我娘子走啦~,再~见”从空开出道口,把摊子上的东西都塞了进去,闭合,他骑上大火狼拉起(不抗拒)烛阴她的手,一男一女,一同坐在一头上,其余两头跟其后,阵势拉风

“汝还记得,这是吾送汝的?”

“娘子送给我的东西,都是我的宝贝,”男子笑嘻嘻道“况且~,这可是娘子第五次,在那次庙会上送给我的宝贝,很有想念价值的!”

“哦?那按汝这么说,前四次的没这个有想头?还有,谁是汝妻”

“没有没有,第一次娘子在草原上,送给我的是这朵小花,第二次在松树林的是这个好看的松果,第三次……”男子又从空开出道缝,从里拿出一散发淡香的木盒,小心翼翼的从盒子里拿出一个个连乞丐都看不上但在他这当做稀世珍宝的东西,他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在那炫耀求表扬般的介绍

烛阴心头一甜的同时也有些尴愧,因为她依稀记得,前几次的“礼物”,只是为了打发那时缠烦她的男子快些走远点而随手之物,不曾想,他不仅都清楚记得,存着,还都当什么宝贝一样的供起来,她自然也记得这些事情,尤其是这个锦囊,关于它的记忆,让她一想起,心就会不自觉的变得甜蜜………

啊啊,据情报提供,事情发生在两百二十七年前戊辰十六日,那时候玄衣大大还在和气未消(说是气未消,这时其实也就那样了,不过雌性嘛,就是种奇怪生物,人类女性更有奇点,每月大出血,除了脾气暴了点,就无它事,嗯,果然这么一想还是很奇怪)的烛阴大大满世界地追来追去,那么应该会有智慧且好奇生物问吧?究竟是为甚么,烛阴大大会生有到现还留有余烟的大气呢?哎~,怎么说好呢,这陈芝麻烂谷子的真要说的话,归根结底…因该这口黑锅是要算在龙龟大人头上的,烛阴大人生气一事,还要追溯到大人他们行房后(呃——,老夫我还是给你们时间点和位置,你们自己去看吧)

四万四千七百三十二年前,甲子月,第二十八日,晌午

‘吾之心,或许,真的被这奇怪的家伙,虏获了’烛阴看着男子的睡颜淡笑(毕竟被人家追了好几万年,就算是备胎舔狗也没这毅力啊~,真正可谓是,前无古者后无来者)

当他醒来,已是下午近黄昏,太阳落日的黄辉,让天地美上几分,睁眼,脑中就响起烛阴那好听的声音,她的声音不像以前任何一次,多了几丝从未有过的…开心?带有点小抱怨‘汝还真是能睡’

男子闻言也没不好意思反回笑道“嗨,这算啥,我还是小龟的时候,睡个几旬还都是正常呢~”

烛阴无语

“。。。诶?en?!!”“为为为为为为什么我没穿衣服?!啊!为什么你也……”捂眼(啊啊,这里是不是角色反了?)

女子烛阴萌杀歪头‘嗯?汝忘了吗,昨晚我们已经行完房事了’

“a?啊?!房,房事?!!”经过几十分钟的冷静后

烛阴打破了沉静‘对,对了,这么久过去,吾还不知汝名何’

“a,我,叫我翡就好”还是没完全缓过来的处龟翡羞色道,不敢看烛阴一眼

见翡一直从刚开始就没正看她,她有点生气,按住他的双肩,转到面前‘翡,为何不直视吾?’

“你,你不生气吗?我,我竟然,对你,做了……那种事情”

烛阴疑惑‘为何?汝吾相喜彼方,难做不得吗?’

“我,我是喜欢你!但,但不是…爱ya”

‘!’听闻不知所措的翡言,此刻烛阴的内心,乌云密布,雷霆霹雳,都不足矣表达…“那,这算什么,那这算什么?”话音未落,烛阴化回本体,飞走山洞

不止于烛阴,翡心里也不好受,看到那小滩嫣红,他就知道自己不仅夺走了烛阴她的处身,还严重伤害了她的心,他下意识动了起来,动起来后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要去追回她’

这一追啊,就又是良久,不过这次有龙姐的力量相助,倒也比还是单纯只大龟时来的强,大概找了几年吧

地毯式搜索大半个世界的翡终于在到北海“闻”到了她的味道,他从没像现在这般的,如饥似渴,区区几年光阴,原本,对他这只连自己都不知活了多久的龙龟来说,应是如人族几秒,可与烛阴发生关系后寻找她的这几年里,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变得急切起来,他很清楚自己在迫切地寻求着她,可到底是为什么?因为对烛阴心有愧疚?因为自己是她的第一次而自己却竟这般伤了她?或许是吧,他知道里面不可能没有这些因素构成,那另外的呢?那另外的是什么?‘这是,什么感觉?’没有一丝犹豫地冲进充满轻碎所近生物之水涡的海沟,任由海水气压组成的刀片划割着他,亦阻挡不了他寻求的步伐,那最终之点有着给勇士奖励?残破鑫宫只有给悔者的解药。

翡冲出漩涡组成的屏障伤痕遍体,血漂浑旁,探觉烛阴的气息就是从眼前的庄丽宫殿(占地一千二百七十平方米,高三米的暗蓝石质鱼形纹理围墙,由各色珊瑚海生植被形成的花园,宫殿整呈现深蓝暗金山字为主)里头散发出来的,他哪还有什么理智,一股脑地往那冲“pen”就撞到了透明的守护屏障,就在他还在苦恼怎么进去时,道影即从里出来,(身着露肩式淡蓝金丝长袍,(烛阴发型随她娘啊)皮肤白皙,瓜子脸,气质从雅,水湾眉,丹凤眼,粉薄唇)一下他还差点认成烛阴,不过只要仔细端摩,这出宫女人虽与烛阴相似,不过却比她要多了几分韵味和性感

“你是何人?来我龙皇宫所谓何事?”声音也像烛阴,不过比烛阴要更感性

“你,您好,我来贵宫纯属为找一位女子,不知可否通融通融…”翡话没说完,一道半径一米的高压水柱就已向他打来,措不及防直抵岩峭硬生打出个半径几十厘的坑来,水波石尘起

女人冷哼一声“原来就是你小子坑骗我的女儿,正愁没地找算账,没想到你竟反自送上门了”

“咳咳”

女子听坑传来咳嗽声,以为没死绝,又单玉手凝汇超压水波轰去,直至没了生气才为止“啊!烛阴说让我赶走他就好,啊—,我一时气头,哎,算了算了,死就死了吧,免得这淫贼再来找烛阴”摇了摇头,就在女人转身准备回宫,一个手掌轻放在她的香肩“哦~?呵,我倒说呢,这么轻易就死了的主,我家烛阴能看上?”烛娘笑微侃道,然后反手就汇聚水元于玉掌势荡如隐龙拍向翡心脏

翡外现条细匀云游,羽翅鳞蛇之形气行会左掌与之相抗,隐隐占有压倒的趋势‘?好生奇怪陌生的力量和气息’但想归想,手没停,右掌与之对峙之时左手化为龙之利爪力大岩齑速度迅极袭去。翡反抵对掌勉勉上浮闪过

烛娘停下了手抬脸盯看着他“我挺好奇,你为什么还要来找她?”“是现在外面姑娘不好骗了,然后想老老实实找个近来相处过还漂亮的好好过日子?还是说,你心里觉得对不起她,然后来找她道声歉让自己好受点?如果是这样,那你大可,死去”烛娘化十米龙身(并不是本体哦)张口漩涡附带吐啸直径长达三米高能精强浩势难盛的强大水波直冲杀翡[水龙息]

“hong”

烛娘所此言之,这个问题他在找她的几年前就在想了!!寻找她的几万年时光里没有她时期待找到她她在身旁时希望她留下她再次离走时心里的空落让现在愚笨的他已经明白并现在他亦可很好的告诉她这个答案:“我爱她啊!!!”轰开水雾,翡硬吃烛娘水龙之息精神依然,甚还可闪到她面前不挡下跪激情大喊“岳母在上!望收罪婿!”

‘啊呀呀,还真是吓了为娘我一小跳呢,你说是不是,烛阴?’烛娘扭首反看向后宫内被外声响吸引出来的烛阴对她“道”调笑‘嗯~,你说这怎么办才好呢?我的女儿’

“娘,娘亲!”烛阴面出羞色地跺了跺脚

听到她的声音,翡就如闻到血的鲛鱼,就算其本体是只龟兽,但此刻也阻止不了他飞速来到烛阴的跟前,几年未见,又瘦了些,不过,她还是如此的美丽。/他的头发,多了几根银丝(唔~,从黑色变成白色,再使用龙姐的力量后变为的黄白色,现在又有了几许银发,(虽然以后拔掉了,嗯,主要娘子不喜欢)那这么看来,我有过四种发色哈)

几年的积累情感,在见到的这一刻,却堵在了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明明演练了不下百次,可在见到她的时候,反连动作都做不出一个,憋了半天也才比牙牙学语好不了多少的三字“我,娶你”

“噗嗤”变回人形的烛娘忍不住笑出了声。烛阴则是看着他,没答应,也没拒绝

就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就是这机关有些磕碜“绝对不是因为为了负责…不,不是,负责也有,但绝对不是全部,我稀饭你,不是以前我说的那个喜欢,是你的那个喜欢,我-”

“你找吾,找了多久?”烛阴不知道又有点知道自己为甚么问这个“一千三百二十一天三时辰二炷香”后然翡果然也没让她失望,脱口报出

“那—,就按这个数”嘴角带点笑意,留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化身飞走。翡自然是懂其意欢天喜地地追去

‘嗯~我到底收不收这女婿呢~诶?龟呢?烛阴呢?’终于笑停下的烛娘才注意到

四万四千七百三十二年后戊辰十六日,中土盘青西州,顶天城庙会

张黄灯,结七彩,人妖为流和,一女子站在大门栏前,好似在等谁,两只手还在那可爱地数点着甚么‘一,二,三,四………如这次他在找到吾,好像,就是第一千三百二十一次了,那吾就…’不知她想到了什么,黄灯照下,她的脸有点红,也可以从她的衣着来看,身罗浮绣袍,发银雕生昙花簪(哦~,真是精心打扮过呢)

一分钟,一小时,时间从来没像现在过去的如此漫长,她期待“找到”她的那张脸始终没出现‘这次,他没找到吗?’她如此疑问‘还是说他不想,再来找吾了’这个想法一出现在她脑海‘不,不会的,他那么“傻”,不会不来找我的’就算这么自我安慰也还是经不住让她娇躯微颤,她一直等,一直等,等到庙会结束,所有人都走光了,他也没来,冷风呼呼,她靠着大门栏,蹲坐在石板上,神情黯然不解‘为何偏偏是这次汝没找到,如果汝不想在来找吾的话,又为何是这次弃之?’

“啊啊啊啊啊烛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我来晚了我来晚了”极度慌张的男声冲进了她的白耳里,喜悦不断的从心里涌出,停住,又转变为生气,大力推开抱住她的男子转头不睬

男子见状,先是有些慌了神,后才想起自己是为什么才这么迟找到烛阴的,手指尖凝起火苗点着右臂抱来的几十根导火线

闻声,烛阴好奇“这是什么?”翡把食指放在嘴前俏皮的笑“给烛阴的惊喜,所以还不能说”

几十秒后翡直想找个洞钻进去,烛阴见其态,捂嘴笑,本想安慰性的去摸摸他的头,结不料被乌云遮满了的无月寂静黑夜被几十阵阵轰声打破,上空欢亮起五彩斑斓的光火!红的似花,粉的似心,黄的似蛇,绿的四不像,最后的最后,最亮也是最大的白,似她

“放烟花的地方有几只偷吃火药的大山猪,看,我挑他们最好看的大白牙做了串链子给你”翡从背后拿出一条刻金嵌牙十六根的异域风格戴在了她脖子上,虽然有些格格不入,但也突出个小别致

她猜错了,他不是不来找她了,只是带着更大的惊喜迟到了而已,此刻,在艳丽烟火包围之下,一吻鉴真心,二者结联谊,三项定情为终生,四方绽景见当下。

(啊哩?这是—)

(…送,你的)

(翡扑进烛阴的软峰,很是幸福)

那为啥经历了这些辣么烂漫的事儿后,烛阴大大现在还有余气生呢?呃———这说明她与凡俗女子不同,不会那么容易完全归倒进雄性一方,或许这也是她对他爱的方式吧,只不过有一点别样就是了(玄衣大人以身告诉了我们一个铁道理,永远别惹雌性生物生气(滑稽))(据可靠的小道消息称,几月前,翡大人似乎有外遇,还被烛大人撞了个正着,不过当然是场误会,烛阴大人相信,翡大人可不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但她还是觉得翡大人跟那女子靠太近了!。。。原来烛阴大人是这属性)

(哦~这就是为什么烛阴没好脸色的原因了啊)

回到现在,陈小空与夏月洁在中立区逛玩的也有几小时,夏月洁见他有点心不在焉的不禁关心“怎么了小空?”

“没事,我就是在想,五十岚夜现在,怎么样了”他心里有点担心这个总是让他头大叫自己和小夏主人的怪俊年

原来,在营地时,五十岚夜告知他,管任他的上司柴崎英乃不知怎么的,知晓了他认陈夏二人为主的事儿,于是通告立刻让他马上回到战场忍部,不然即算叛国之大罪,(好家伙,直接扣上这么顶大帽)从此封杀通缉。他也让陈小空不必担心,就算认异国人为主这事情暴露了,柴崎英乃也应该不会太为难他,毕竟在天赋上,他可也算承得上佼佼二字,多少会舍不得杀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