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办公室肉满无遮挡 疯狂抽插好爽

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云罗,九问魔皇人不错,说我以后可以随意进出魔宫,舞阳就比较坏了,说必须经他允许。

回来在洪荒谷弄了一个小池塘,种上荷花,把鸭子往里面一放,水面上飘浮着桃花的花瓣,还真有了那么几分味道。

然后第二天居然又飞来了一只,我一直怀疑丫是以前在碎荷池啄我的那只,不过当时黑灯瞎火找不到证据,也就算了,一起养着吧。

安静地靠在舞阳肩上,他的黑发如丝般垂下来,凉凉滑滑地贴在我脸上。看着池里一前一后的鸭子,突然很好奇:“舞阳,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以前?”舞阳姿势优美地撩过额前的发,笑意浅浅:“以前没有现在这么单纯顽皮,喜欢看书,心情好的时候弹弹古琴、唱唱曲。变成树的时候喜欢把花瓣落得树下的人一身都是,那时候你法力有中上水准,很有主见。不过真正惹人生气的时候呢,又会很狗腿,那毛病跟现在一模一样。”

他宠爱地拍拍我的头,又低低地笑起来。声音晕开,如若珠帘被扯碎,琉璃碎玉溅落花间。

爱看书?心情好的时候弹弹古琴、唱唱曲?中上水准的法力?

我开始有些迷惘了,那是我么?

“舞阳。”

“嗯?”

“如果……如果我不是前世的风飞飞,你还喜不喜欢?”

“为什么这么问?”

“呃……我是说,这世现在你眼前的风飞飞,你喜不喜欢?”

他的笑温柔似水,风撩过黑发,红衣翻飞,在漫天粉红落英中妖娆如一株红莲:“舞阳喜欢风飞飞,不管是什么样的,都喜欢。”

在那一瞬间,我讨厌风飞飞,因为我不确定那是不是我。

“舞阳,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会这样至始至终的爱我吗?”原来这就是爱情,不会因为一方的美丽、强大就发生于一瞬间,可是一旦被它缠上,就会在心里疯长,感染一生一世。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向我表白吗?”他微勾了绝美的唇,笑得邪魅妖冶,倾天倾地。

“讨厌,你回答我啦!!!”

“那好吧,”他狭长的凤目看过来,琉璃般的眸子珠光闪动,如一弯春潮涨满的湖泊,让人甘愿溺死其中。声音依旧冰澈:“不管发生什么事,舞阳都会这样至始至终地爱着风飞飞,不离、不弃、不怨、不悔。”

“那个……”我看着他讷讷地道:“即使我把你书房的魔法水晶球打碎了也会的是吧??”

“?”——||||||

他危险地眯起凤目,黑线万年的样子,我赶紧转移话题,指着池中的两只鸭子:“舞阳你说他们哪只是雌哪只是雄的?”

“前面是雄鸟,后面是雌鸟。”舞阳终于转头看着池中的鸭子,拈了落在我发间的花瓣,低低地道:“比翼鸳鸯是魔界的贵族鸟,只生长在空寂之山一带,一般气候很难存活,所以魔宫大多数地方都布了结界,保持气候湿度……”

他后面说的我都没听进去,只听见四个字——比翼鸳鸯,比翼鸳鸯……

——|||||||||||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