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调教室h学校 看了下面能湿的小黄文

伴随着山兔的那一声如同小孩子玩耍时候发出的喊叫声,她的好伙伴山蛙先生原地蹦跳几下,就这么一瞬间,原本围绕在她周围的小伙伴们瞬间消失不见了,飞缘魔飞到空中,带着魅妖的三千青丝化作牢笼将对面的全都束缚住,在看到其中几个主输出的对手头上出现被魅妖后的标志后她那面无表情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种名为搞事的情绪,不过很快就消失了,而她的这个表情,则是被在地面上围观他们的战斗加油的尤尼给尽收眼底......

所以说,你们这些大妖怪的兴趣爱好就是搞事吗?魅妖这个御魂真的是太可怕了!突然有些心疼对面的所有对手,碰到这样喜欢搞事的队伍,希望你们可以不要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不出尤尼所料,那几个身上出现红色小人标志的妖怪纷纷将目光瞄向了自己人,一个普攻冲了过去后队友残血一半,就在他们队伍里面负责治疗的妖怪准备出手的时候,一个巨大的套环从天而降,地面上除了一个小纸人......

“啊哈——”山兔站在山蛙先生的身上,她的手中出现好几个套环,她举起手里面的套环,身体微微后倾,腰部发力,身体朝前挥动,猛地将手中的套环丢出去,这一丢,她便顺利的收获了好几个小纸人。

“本次比赛胜利的队伍是——人小鬼大组!”

“耶——”

纲吉从天而降,金鱼姬开心的朝着纲吉跑过去,纲吉熟练的张开双臂,一把抱住扑过来的金鱼姬,不只是金鱼姬,日和坊和山兔也都扑过来,飞缘魔因为性格缘故并没有扑过去,而是站在一旁,手在纲吉的身边。在纲吉怀中的金鱼姬十分开心的对着纲吉说道:“小纲,我们又赢了!”

“嗯。”纲吉微笑的点点头,他转过头,看到丝毫没有任何想法凑到他们身边和他们一起胡乱的万年竹后,他眉眼带笑,对着万年竹点点头,万年竹注意到纲吉的表情后只是冷哼了一声,继续闭着眼睛靠在墙上站在那里,不过,纲吉能够感觉得到,万年竹先生的心情,非常的好。

尤尼拿出自制的战斗表情,她将纲吉他们的对手名字给划掉后,她看着纸上那些被解决掉的对手忍不住对他们表示默哀,遇到纲吉这样的队伍,想赢真的是太难太难了啊!

先不说日和坊的恐怖治疗能力,就说纲吉君的恐怖辅助能力吧,虽然纲吉君每一次战斗都是处在半空中,全程都是在动用自己的辅助能力为队友进行支援,那堪称可怕的支援能力,直接将上场的金鱼姬等人的实力提升了好几番,可以说他们在这一次的比赛中想要输掉比赛,真的是太难太难了......

有些队伍比较聪明,他们在围观了好几场纲吉等人的战斗状态后全都定下了先解决掉纲吉的计划,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那个专门提供辅助的神明居然,佩戴了御魂镜姬!还是一个百分百触发的镜姬啊!

镜姬的身影出现在纲吉的身后,她和怀中只在镜子出现的镜中鬼姬一起微笑的面对所有人,笑嘻嘻的说道:“所有欺负小纲吉的敌人,全都来感受一下什么叫做被镜姬支配的恐惧吧!”

大佬......惹不起......

刚刚的那个输出好像只是刚上去就没了,这是怎么回事?

血皮太薄,对面的输出特别可怕,结果一个反弹,直接成了血皮,然后那条兔子就套环飞来了.......

所以说,为什么你的镜姬这么的厉害啊!脾气就这么的暴躁!我们家的镜姬就跟不存在一样,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没有出现过啊喂!

完全不知道自家脾气特别暴躁,特别护崽子的镜姬表示谁敢伤害纲吉,就免费方法一个反弹大礼包,伤害纲吉多少伤害,就让你也承受多少伤害!我家孩子,是绝对不能被你们这些讨厌鬼给伤到的!

于是乎,在镜姬的暴力援助下,纲吉成功的收获了一个称呼:被镜姬宠爱的神明......

镜姬:哼哼——我家的小朋友,当然要好好宠着了!其余其他人,就看你们身上的镜姬会不会帮你们了!在我家小纲这里,概率是从来不存在的,只有必出这一个选项哦~~~~

所以说,你们就乖乖的把胜利,递给我家主人吧!

此时,目睹镜姬表情变化全过程的尤尼:......总感觉,御魂们似乎变得更可怕了......

果然是纲吉啊,不管哪个世界的纲吉,永远都是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大家都是以纲吉为纽带联系在一起,成为了最强的存在,这样子,真的很好呢。

不管怎么说,在所有人的努力下,纲吉等人的队伍很顺利的就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说起这最后的战斗,真的是太过戏剧化,谁能够想到最后他们是这样获胜呢?不得不说,魅妖这个御魂真的是太可怕了,不愧是最不能招惹的御魂排行榜前三的存在,另外两个分别是镜姬和狰......

最后一场比赛是纲吉他们对决大江山的组合,也就是传说中的酒吞童子所带领的大江山队伍,虽然现在的酒吞童子看起来非常的强大,但是纲吉能够感觉得出来酒吞童子的身上缺少了一件东西,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没有这种东西的酒吞童子虽说依旧是处在三大鬼王的行列,但是他的实力同其他两个比起来,还是差一截,如果找不贵他所缺失的东西话,恐怕酒吞童子这一辈子的实力,只会定格在这里了。

“果然,茨木童子在复活酒吞童子的时候出现了一点问题。”纲吉喃喃自语,茨木童子复活酒吞童子的事情在妖怪的世界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虽然大家都很好奇茨木童子究竟是怎么做到吧酒吞童子复活的,但是出于对大江山,对茨木童子的畏惧,目前还没有妖怪前去询问,所以,这件事情便成为了一个未解之谜,不过,酒吞童子在复活后变成一个比之前还要酗酒,沉迷红叶美色,一心只想着红叶的鬼王后所有的妖怪还是大跌眼镜,他们突然觉得还是不要去询问茨木童子复活妖怪的方法吧,这种方法居然让传说中的鬼王性格大变这么多,他们突然就不想知道答案......

不管怎么说,这最后一场战斗,纲吉他们还是有一些担忧,虽然酒吞童子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他作为统帅大江山,带领数不清鬼族成为日本榜上有名的三大鬼王之一的酒吞童子,也不是他们现在所能够去直面的他们和鬼王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比赛最后,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望着对面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头上浮现的那个红色小人,纲吉等人目瞪口呆,下方围观的尤尼目瞪口呆,大江山的队友目瞪口呆......

“卧槽——”

“哈哈哈,挚友啊,我突然觉得好兴奋呐!”

围观的纲吉等人:你们不要过来啊!

“飞缘魔,好厉害......”

“你这个准度......也太可怕了!”

“我本来其实是想着能不能拖他们一下......”

“他们两个人的抵抗能力,有点太低了吧?”

“大概是因为主输出的缘故,很少去关注抵抗的存在吧......”

“这算是,误打误撞?”

“兔兔突然有点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怎么办!”

“冷静一点,你踩疼我了!”

就在所有人一时之间不敢怎么出手的时候,对面的酒吞童子动了,他举起身后巨大的鬼葫芦,随机选择了一个幸运儿,也就是身旁的队友,砸了过去,成功的将队友砸的差一点就被退场。

“哈哈哈——既然挚友已经选择了对手,那么我就来陪着你了——”

就在那个倒霉蛋庆幸自己活下来,没有被酒吞童子送下场的时候,耳边便传来了这样的声音,伴随着这个声音的落下,一只手从身后飞来,随后,那一只鬼手便成为了他最后见到的场景......

一片烟雾散去,战场上还站着的妖怪只剩下半血的纲吉和因为纲吉的御魂镜姬存在而导致自己攻击反弹后残血的茨木童子了,至于其他的队友,则是在刚刚茨木的攻击下全都出场了......

尤尼的眼角微微抽搐,这一场比赛大概是她见过最奇葩,最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去形容的比赛了,谁能想到最后决定胜负的会是茨木童子和纲吉两个人呢?谁又能想到茨木童子一招居然会瞬间清场,如果不是因为纲吉佩戴的御魂全是堆生命,恐怕他大概也会下场了......

所以说,魅妖这个御魂,果然是最可怕的存在!

纲吉看了看还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战场后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的说道:“阿茨,现在看来只剩我们两个人了呢。”

“所以,一决胜负如何?”

听到纲吉的提议后,战斗狂茨木童子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他伸出自己那个被砍断了鬼手的空荡荡的袖子,猛地朝着地面按下,瞬间,纲吉的脚下浮现一个法阵,一个巨大的手从下方飞出,朝着纲吉用力捏去,纲吉怎会入了他的愿呢?竹子先生猛地发力,带着纲吉飞到另一个区域去,而纲吉,则是小心翼翼的在竹子先生的身体里面储备能量,等到这一个时机的到来。。

“哈哈哈哈——纲,你是不愿意跟我战斗吗?拿出你的全部实力来!你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挚友外为一个个愿意陪我大家的人,所以,作为尊重,我会拼劲全力!”

“我知道了,所以,镜姬桑,不要启动,我要和他来一场对决!!”

“来吧!茨木童子!炮轰——”

“地狱之手——”

最后,因为纲吉御魂熟悉全是生命配置所以站到了最后,而他们,也将会前去欣赏属于不知火的舞蹈,去见到那个传说中的妖怪——不知火。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