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女市长 新买的内衣有精斑

站在其中的银灰色机器人皱眉死死盯住前方不远不近却偏偏看不清的身影。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威震天清楚地知道自己休眠期间又产生虚拟影像,眼前这抹身影根本不是真实,只是他大脑反射神经制造出的虚像。

每当他靠近,这虚像就会消失,但当他放弃时,又会出现。按理来说,威震天应该怒不可遏才对,可诡异的是,他竟不觉得丝毫不耐,只想知道对方是什么。

光学镜渐渐亮起红色光芒,靠坐王座的银灰色机器人从虚拟影像转醒。

回想刚才,威震天觉得自己真的很不对劲。自从他回到地球后,只要休眠,虚拟影像中总有那抹身影,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他看着那抹身影竟有种乐不思蜀。

“该死!”威震天扶额,这样的他连他自己都觉得陌生。左思右想,威震天还是决定去一趟医务室。

医务室里播放着优美的音乐,身为医官的击倒正在给自己做抛光打蜡护理美容,跟随拍子哼歌,忽然,医务室的大门唰地打开。

看清来人,击倒吓得抛光机都掉地上了,“威震天大人?”

对于击倒这种工作时间偷懒的举动,威震天决定给予警告,“击倒,若你觉得现在的工作岗位胜任有余,我建议你可以去分担红蜘蛛的工作。”

击倒闻言连忙关闭音乐,讨好地:“威震天大人,您找我有事吗?”现在红蜘蛛被威震天大人罚去打扫仓库,他才不想去。

威震天满意对方的识趣,“我是来做个全身检查。”

击倒顿时紧张起来:“大人,您是觉得机体哪里出问题吗?”经过他的妙手回春,威震天大人的机体不应该出现问题才对,要真出问题了,那就是他办事不力,罪名可不小啊。

摆手示意事情与对方无关,不要大惊小怪,思考片刻,威震天这才道:“最近,每当我休眠之时都会出现一个虚拟影像,可我看不清他是谁。”

虚拟影像?击倒十分感兴趣,但略遗憾地道:“大人,对于芯理学,这我并不在行啊,很抱歉了。”

“你说的对,所以我并非找你治疗。”威震天摊手,“每次他出现我,我的机体就会出现一种诡异的能量波动,我需要你给我检查出原因。”

闻言,击倒请威震天躺进治疗舱,开始进行扫描,检查结果出来,威震天问:“怎么样?”

击倒本想以为不会找到什么,没想到居然真让他有所发现:“大人,我扫描到您的储存舱里有个小东西。”

威震天打开机体储存舱,在里面拿出一个小型金属球,“这是什么?”他怎么不知道自己体内有个这样的东西。

看着威震天手中的小型金属球,击倒感到十分感兴趣。上次他给威震天大人治疗时也没有发现金属球的存在,可见这东西应该有某种能量避开了他,“大人,或许您可以把它给我研究,看看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威震天合上手,握住小型金属球,“不,想到一个比你更适合的人。”

“谁?”击倒意外。

“你的上司。”

噢!击倒焉了,“震荡波。”不得不承认震荡波确实是个很好的选择。

威震天拍拍击倒的肩:“我很满意你记得震荡波是你的上司。”说完,转身离开医务室。

待威震天离开后,击倒调出威震天的检查数据继续看,一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直到:“嗯?”击倒停止翻动数据,盯着报告上的某处,疑惑地摸摸下巴,回想起威震天说的虚拟影像,忽然恍然大悟:

“噢!看来我们的大人遇到桃花运了,不过,可怜的美人啊,我们的大人忘记你了。”感叹一下,随即将这件事抛到脑后。

————我是分隔线————

好几个地球日过去,威震天坐在自己的王座上看着下方一身灰扑扑的红蜘蛛,“红蜘蛛,我说过除非你把战舰的仓库都打扫干净了,要不然就不要来见我,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吗?”

“噢!大人,您要知道,您就是我的生命,您就是我的塞伯坦……”

一旁的众人:“……”

很显然威震天也有点受不了对方:“够了红蜘蛛,要不是你说有对付汽车人的办法,我绝不会在此听你废话。”

知道自己拍马屁过头,红蜘蛛立马补救,拿出一个小盒子,按一下,盒子立即发出类似求救的信号,而战舰顿时发出警报信号。

威震天脸上的神情凝重起来,“这是什么?”

红蜘蛛献宝般呈上,“大人,这是在属下在仓库中发现的,它可以发出类似汽车人的求救信号。”

威震天走下王座,接过盒子,“我怎么不知霸天虎里有发明过它?”

“大人……”一旁的震荡波忽然开口。

“大人,我的计策就是用它所发出的信号吸引汽车人,然后我们埋伏在那里,将汽车人一网打尽。”红蜘蛛快速打断震荡波道。

闻言,威震天思考会儿,“你这计策不错。”

红蜘蛛顿时讨好地笑笑:“大人。”

看了红蜘蛛一眼,威震天把手中盒子扔给红蜘蛛,“那么这次的行动由你指挥,我的副指挥官。”

接住,随即行礼:“我绝不会让您失望,我的主人。”

威震天离开指挥室忽然驻足,“你们有事?”

震荡波与声波对视,其实他们也是刚巧遇到上。

声波率先走上前,面部屏幕显示出之前红蜘蛛威胁击倒的画面,然后画面转换,击倒手化工具在能量吸取装置前捣鼓一番。

威震天这才知道原来红蜘蛛被击倒阴了,不过事情的起因也是红蜘蛛惹的祸,只不过……

黑狗偷吃,白狗当灾。

鉴于击倒之前记录良好,威震天决定:“让击倒去战舰的仓库打扫六天。”

声波领命离开,离开前看了震荡波一下。

震荡波礼貌地颔首,随后走向威震天,“威震天大人,我有事情要向您报告。”

“说。”

“是关于红蜘蛛手上的信号仪,其实那是我所发明,可它是个残缺品,若真投入使用,按照逻辑,红蜘蛛的计划最终只会失败。”震荡波道出刚才被红蜘蛛所打断的话。

“我知道。”威震天示意对方放芯。

震荡波意外了:“什么?”

“红蜘蛛也知道。”威震天接着道:“可为了恢复副指挥的职位,他必须地这样做,无论失败与否,若他能活着回来,那么,他依然是我的副官,反之,那就只能怪他自己。”

在他只有研究和忠芯威震天的脑子里,确实没有这种官场手段,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很抱歉,我逾越了。”

“噢!”威震天拍拍震荡波的肩:“不,我很欣赏你这种忠芯的做法。”一个红蜘蛛就够了,不需要再多。

“而且……”威震天握拳,“是时候给那些苟延残喘的汽车人吃点教训。”

一石二鸟的方法。

————我是分隔线————

回到地球好些日子,身上的伤已经治好,汽车人的领袖却一直存有芯病,他很想知道,威震天现在的状况。威震天被霸天虎带走这些日子,迟迟不见对方联系自己,那么对方地底是否再次成为霸天虎呢?

不,这不可能!擎天柱立即否定自己的猜测。威震天早已知道他们之间是敌对关系,也承诺自己,不可能突然就反悔,这其中定是发生什么。

“擎天柱。”一把声音打断了擎天柱的思考。

回神,擎天柱看向声音的来源,“阿尔茜,有事吗?”

阿尔茜拿出一张储存卡,递到擎天柱面前,“你当时说,若你回不来就把这东西交给救护车,可现在你已经没有任何危险,我觉得现在应该物归原主。”

接过储存卡,擎天柱顿了顿:“谢谢。”他把时间浪费在威震天身上太久了,无论对方是否再次成为霸天虎,他也去应该做正事。

把卡握在手里,擎天柱刚要用电脑分析储存卡内的数据,巨大的屏幕上忽然冒出一组信号坐标以及发出鸣叫。

基地里的众汽车人都围了过来。

救护车率先问道:“怎么了擎天柱?”

“我们的系统检测到一组汽车人的求救信号。”擎天柱把信号数据调出,忽然皱眉。

此话一出,众人惊喜。

“有新的汽车人?”烟幕满是激动,“有新兵来了,我这个老兵一定会好好教育他。”

阿尔茜的着重点不是这个,“幸好美琪今天上学了,要不然她一定要嚷着去。”

此时基地里的通道传来汽车的引擎声,一辆重型卡车驶入,停下,美琪从里面跳出。

“今天我们学校早放学。”

随之的是杰克和拉菲。

看着三个小人类,阿尔茜略头痛。

美琪看着前方的众机器人,不禁好奇,“你们在干什么?”

“bububububu。”阿尔茜来不及阻止,大黄蜂就回答。

拉菲闻言,然后翻译:“大黄蜂说发现汽车人的求救信号。”

“有新的汽车人?”美琪惊喜地叫道:“那我们快点去把他们接回来吧。”

“这可不是闹着玩。”救护车拦住美琪,“你们三个,去做作业。”

美琪不甘不愿地去做作业,“作业有什么好做。”

杰克疑惑地问:“为什么你们还在基地,不去接那个新的汽车人回来吗?”

“擎天柱还没有发命令,他好像发现些什么。”阿尔茜答。

“这是个陷阱。”擎天柱忽然道,“这并不是汽车人的信号,虽然两者相似度极高。”

众人闻言都吃惊:“霸天虎?”

擎天柱沉默会儿,然后点头,“除了他们,我想不到有其他。”

“那我们还去吗?”烟幕问。

擎天柱忽然手转化为武器,眼神坚定地道:“去,救护车把陆地桥的坐标设置到信号坐标一公里外。”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