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熟妇书记的翘臀 儿子强行插熟睡母亲

用咒术隐藏了自己,伫立在高楼顶上俯瞰泽田宅。我知道现在的举动很危险,但不这样做我的内心无法平静下来。

奈奈妈妈现在怎么样了?京子刚刚进去了,是来陪她的吧。有家不能回的感觉有够糟糕的!要是被我揪出那个幕后黑手,一定把他倒吊起来裸打一顿!(╰皿╯)

(迷之音:27你WS了……)

人在想事情的时候最不经吓。

耳边突然响起交响乐激昂的旋律,惊得我差点把耳机拔下来。定了定神才想起,是K的专属通讯铃声。

摸一把虚惊出的冷汗,接通了电话。

“结果出来了……纲吉……”

“知道对方的底细了。”

“可以这么说……吧……对方的底细……就是……没有底细……”

=A=|||要是换了其他人,非被他打击的ORZ或者直接炸毛咆哮不可。

“没有底细?还有你翻不出老底的人啊——”仰头感叹一声,终于觉得这厮是个人了,也有查不到的事。

K直接无视我的话,继续报告他调查的结果。“根据你描述的场景……我做了调查……并不是任何一种法术或是咒术……诅咒虽然有……但先不说你的免疫体质……光是诅咒本身就已经失传了……”

不自觉地点头同意K的说法。“而且想要咒杀土地神,即使只是分体也是需要极大的力量和交换代价的。”

“所以我想……从科技武器的方面着手……入侵了各个国家……黑白组织……就连美国第七军区的网络都看过了……没有可以做到这个效果的武器……也没有针对你或者并盛的任务……”

“可如果不是人类做的,非人类就更不可能了。会攻击神明的都是大凶大恶的东西,可我没有感觉到丝毫邪气,而且现在几乎所有非人类势力都知道我是不周山的人,应该没有妖怪会不顾忌不周山的报复吧。”

“所以我想……对方可能是新来的……”

“新来的?”┳⺌┳

啊~~~~~~不吉利的预感……

“哔!”护目镜上投射出一行行K传来的数据。

只是看了几行,我冷汗就下来了。

“你的意思是,有外星人进驻地球了?”

“还是非法入境……美国虽然代表地球签订了宇宙和平协定……但有不少欺负我们这些‘乡下人’的‘城市派’。”

“啊——为什么会选并盛啊!!!混蛋!!!它只是个无辜的小地方啊!!!”抱头咆哮捶地挠墙都不足以抒发我心中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的心情,“那些‘城市派’到底想干嘛?”

“世界……征服……”

“……”=口=

“我开玩笑的……”

——————————————我是一点都不好笑的分割线—————————————

“恭先生,今天上午七点有三名外籍人员进入并盛,其中一人与那位大人的身形相似。”

三张明显是偷拍的照片摆在云雀面前,其中一张照片里的褐发少年正回头看向照相人的方向,脸被宽大的护目镜遮住了大半。

即使如此,那双眼睛发出的强烈的注视感还是被好好的记录下来,那种云雀再熟悉不过的感觉,将他融入血肉的征服欲完完全全地挑拨起来!

“好好地会来啦——哼!”丹凤眼里的感情复杂难解,但微翘的嘴角有着本人都不从察觉的温柔。

“恭先生,现在三人下榻于puddinginn,需要传唤吗?”

“没有必要。”将所有外露的感情收起,摆出张扑克脸,“保持监视,不要主动接触。还有,关于扰乱风纪的食草动物调查的怎么样了?”

“哈!非常抱歉!还没有任何进展,但全体风纪委员都在全力奔走,相信很快就有收获。”

“三天,三天内没有结果,全部咬杀!”

“嗨!恭先生!失礼了!”草壁毕恭毕敬地退出接待室,关上门后才敢伸手擦掉额头的冷汗。

恭先生最近情绪有些反复无常啊……嘛,毕竟事关那位大人,也是没有办法的啊……

“是这里吗?”昗男躲在小巷子里,偷偷张望大路对面的一栋高楼。

“我的情报会错么?嗯?”(威胁的微笑)

“啊哈哈,不愧是小神明亲封的‘并盛通’,啊哈哈。”(冷汗心虚)

桂子鄙视地横了他一眼,“你也算这一带的小头目,别整天只知道聚众喝酒赌博!”

“无路赛呐,老女人。(超小声)DIE,这里面有什么?”昗男满脸不甘地转移话题。

“哦~~~~~~真敢说啊~~~~~昗男~~~~~谁是聒噪的老女人?嗯?”

“我没说聒噪!啊~~~~~~!我错啦,我错啦,我道歉行了吧。”

“回去再跟你算账。”桂子收回亮出的拳头,“在自燃事件之前一个星期,这家公司进行了一次大规模裁员,公司高层短时间内大清洗,董事长更是不知所踪。嘛,那个人本身就是个花天酒地毫无本事还常常失踪的烂货就是了。”

“你连这种事也知道?!好好我闭嘴,你继续说。”

“因为对方手脚做的很干净,所以没有引起我的关注。现在想来,这个公司根本就是易主了。那之后又发生了自燃事件,怎么想时机都太凑巧了。”

“但这只是你的推测吧。”

“所以轮到你上场啦~~~~~”

“喂喂,你不会是想我潜进去一探究竟吧。”

“不要大意的去吧!”桂子扬手在昗男背上重重一拍。

“不要推我啊!!!”

一辆大巴飞驰而过,将狗头昗男变成天上的星星了。

“你给我记住——————————————”“bin!”(天空闪过一颗璀璨的十字星)

“泽田!!!!!你极限的在哪里啊?!!!!!!!”了平热血地飞奔而过。

桂子打开折扇,轻轻掩住上翘的嘴角,不咸不淡地来一句:“真是好天气呐~~~~~~~~~”

今早一得到消息,黑川花就迫不及待想要与同伴分享,可当她冲到玄关时又冷静下来了。

她该和谁商量呢?

这里不得不说,黑川花是小团体中除纲吉外最成熟最有头脑的人了。她很快将身边的人筛选了一遍,发现只有一个人是最适合的人选。

不再犹豫,飞快向商店街的一家寿司店赶去。

“山本大叔你好,来找山本的。”黑川花礼貌的向山本大叔鞠躬问好。

“找武吗?他在后面的道场里。”

“打扰了。”

黑川花告罪一声,进到里间,在有些陈旧的道场里找到这在练基本功的山本武。

“山本。”

“啊,是黑川啊。”山本打着哈哈看向来人,用袖子混乱擦了把脸上的汗,“有什么事吗?突然跑来……”

“他回来了。”黑川花将山本一瞬间的呆滞看在眼里,“纲吉他回来了。”

“哎……”手一松,竹剑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先不管天然黑山本武是怎样的激情澎湃难以自制,黑川花是如何变着法子泼他冷水。我们来看看,纲吉三人组现在在干什么。

“明明是个小地方,却盘踞这么多势力!实在太嚣张了!”宁宁一天被偷拍四次,现在窗户外还有人蹲守监视,算是彻底被惹毛了,“都是你这个土地神放纵的结果!”

“啊哈哈……也许是吧……”心虚地别开眼,“因为我们是堂堂正正的走在街上,这样也算是告诉大家我回来的消息。”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陈易按住想发飙的小妮子,漫不经心地问我,“这样什么都不做真的可以吗?对方也许是掌握着未知科技的外星人哦~~~~”

“等。”难得深沉一把,我摆出碇司令的经典动作,“现在在这里行动的不止是敌人,我的那些损友死党们,可不是省油的灯。很快就会有人找上门来的。”

“你啊!可别又被人暗算了!笨蛋!”大姐大样坐在床上的宁宁突然跳起来戒备地看向房间一角,“什么人?出来!”

“别激动,这不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嘛。我记得你是武藏坊弁庆吧。”玩味地打量现身的高大男妖,“鸟居最近过得还好吗?”

坊弁庆正经地向我行礼恭敬道:“托您的福,一切安好,泽田大人。鸟居大人让我传话……”

“小心!!!”

陈易突然打断他的话,拉住最近地宁宁趴在地上。

虽只是一瞬间的杀气,但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清楚地捕捉到了。坊弁庆虚空一抓,幻化出一柄寒气森森的长戟。而我只来得及在众人周围布下防御的结界。

“轰!”

整个房间自燃起来,火势之迅猛非同寻常,与纲君遭遇的那一次一样!

“是他们!”火被挡在结界之外,宁宁因此有闲暇看见窗外一闪而过的数道黑影。

“宁宁,你来救火。坊弁庆你留下,有什么话先跟宁宁讲。师傅!”

“了解!”

两人翻窗而出,将小妮子愤怒的吼声甩在身后。

“喂!你们两个!不要把本小姐丢在这里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