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厘岛技师七次 柱斑车木遁

虽然花非花的怒气起来了,但是一直表现得非常的平淡。

好像对于秋媃的失败,并不会影响到她似的。

第二场是花非花对战一羽二。

因为队友吴谢的胜利,让他心中充满了击败花非花的错觉。

原本花非花是打算在台上狠狠的折磨他,算是为秋媃复仇的。

但仔细一想,这样会更加浪费她的力量,而且她还要进行第三场的战斗呢?

如果在这里被他们消耗太多的力量,那么后面就很难赢得了那三组队伍了。

所以花非花决定,能够秒杀就秒杀。

没必要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坑了自己。

虽然她对秋媃说过,自己参加对抗赛只是为了恶心他们。

但这只是说给秋媃听的。

因为她算是比较了解秋媃了,如果说她想赢,那么刚才她就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挣扎了。

花非花就是预想到有这样的局面,才这么跟她说的。

事实上证明,她这么做也是对的。

战斗开始的一瞬间,花非花就火力全开。

使出了昨天刚学会的【罪罚之枪】,来教练熟悉度。

这个名字,是她昨天晚上想出来的。

之前的那个名字觉得有点普通和敷衍。

所以就根据它的颜色,然后起了这个名字。

一般白色是正面光明的,而黑色也是负面黑暗的。

所以这个名字还是挺符合它的外貌的。

拿着【罪罚之枪】,花非花就冲了过去。

一羽二喷出火焰来攻击她。

面对直面喷来的火焰,花非花都不需要躲避,只是将【罪罚之枪】一甩,火焰就被撕开了。

一羽二见到这一幕,慌了神。

一慌神就被花非花,长枪一甩给打下去了。

这场战斗结束得很快,花非花也没有消耗太多的力量。

“请第三轮的选手上场。”校长也随之宣布一轮的人员出场,示意花非花的胜利。

花非花现在擂台上不动,表示第三场还是她。

因为秋媃已经被送去医务室了,没人可以换。

而十一号队伍的第三人,见到还是她就不愿意了“为什么还是她?”

面对学生的疑问,校长回答道“你之前是没有听说规则吗?视队伍人数的关系,少于三人的队伍其中一人可以额外多出场一次,而多于三人的队伍,最多只能出场三人。”

校长解释完,就重新坐下,等待着发信号了。

对方只能无奈的走上了擂台。

上到擂台之后,就进行了自我介绍“高二十班,邵佳杰。”

待他介绍完之后,校长就发出了开始的信号。

花非花快速的凝聚出【罪罚之枪】,就向他冲了过去。

邵佳杰才准备释放出力量,就被花非花一枪给捅飞了出去。

他输的是一脸茫然。

然后起来向校长说道“我都还没有准备好呢!她这算不算犯规。”

“我都发出开始的信号了,战斗自然就算开始了,你所谓的没有准备好,只是没有及时反应过来罢了。难道你跟别人打架,别人会给你准备的时间?三号队伍成功晋级三强。”校长对着这位学生吐槽着,最后宣布了花非花队伍的胜利。

然后抽了两个号码,是五号跟七号,是【凰天】和【不败无敌】正副团长的碰撞。

校长在宣布这场对决的时候,语气也是有些激动的。

“接下来是五号和七号队伍的对决,也就是【凰天】跟【不败无敌】两个派系的对决,敬请期待。”

这一则宣布,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更加激动了。

不等校长说下一句,两对就纷纷派出人来了。

第一场是莲蓉对战洛华,是两个正团长的对决。

校长看着他们都主动上场了,也就不扫兴了,直接宣布开始。

“战斗开始!”

莲蓉和洛华都先来了自己的力量。

莲蓉身边出现了白色的寒气,而洛华身边什么都没有显示出来。

但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他的能力是什么。

毕竟的排名靠前的名人,怎么会不知道他的信息呢。

面对洛华,莲蓉不再像对面之前的那些选手一样了,严肃对待。

“冻结!”

莲蓉试探性的进攻一下,看一看洛华的反应。

洛华在听到莲蓉喊出声的一瞬间就动起来了。

但并不是冲向莲蓉,而是左右移动,然后往后拉了一步。

莲蓉的冻结落空了,在洛华的原来的位置上出现了一块结冰。

洛华向前冲了一步,然后一脚就将其踢碎了。

然后双方都不动了,对视了五秒。

变成洛华发起进攻了。

快速的向莲蓉冲来。

莲蓉阻挡着他前进的脚步。

“冰冻世界。”

整个擂台都结成了冰,擂台的表面变得非常的滑溜。

但是这对洛华来说并没有影响。

因为他跑过的路径,都会留下他的一个鞋印。

他直接将滑溜的冰面给踩碎了,这样他就不会滑倒了。

不过莲蓉也猜到是这样的结果了。

然后就直接向他发起攻击,不再做这种无谓的阻碍了。

“冰花针!”

莲蓉双手一推,无数细尖的冰针向洛华飞去。

“喝!”

面对着无数的冰针,洛华只是简单的喝了一声。

靠近他的冰针都被一股无形的气给震开了。

“冰狱!”

“冰之绞杀!”

莲蓉连续的释放出了两个技能。

先是从擂台的地面长出无数的冰刺,然后控制它们向着洛华的方向刺过去。

面对这个局面,洛华也不敢像刚才那样轻松了。

“喝!”

再喝一声,然后加上身体的力量,这才将莲蓉的攻击扛过去。

不过这样在其他人眼里,洛华好像根本就没用力,很简单就扛过去似的。

但事实却不是。

然后莲蓉抬起了左手,在洛华的脚下一根巨大的冰柱将他抬了起来到空中。

然后右手拍下左手,在他的头顶高一米的位置出现了一块巨大的冰块,快速的砸向洛华。

莲蓉没喊名字,是因为这一招她并没有取名字,因为不知道该取什么名字。

洛华看着冰块落下的速度,即便能够逃离这冰柱的台面,也会被莲蓉后续补刀的。

所以他索性就不躲。

扎着马步,右手缩在腰间握成了拳。

看着平平无奇。

但实际上,洛华是在给右手不停的积蓄着力量。

在巨大的冰块落下的一瞬间,洛华一拳对了上去。

只听到“嘣!”“咔啦!”的声音。

夹击洛华的上下两方的冰块都碎裂了。

但是洛华也受伤了。

他的右手脱臼了。

虽然右手脱臼了,但他还是能够稳当的落到地下。

然后还能够用左手,击碎落下破碎的冰块。

看着他毫发无伤的样子,莲蓉很吃惊。

因为上一次洛华就是败在她这一招上面的。

可没想到这么快,他就变强了。

但她不知道洛华并不是完全没伤,只是脱臼她看不出来而已。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