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趾掐扯贱乳肉 花开此时珍 花落无人问

今日份的“易起考古”有奖竞猜活动来了!请听题:请问易总的银幕初吻出现在下列哪部作品中?———摘自微博@易家人宣传合作社

*

明星到底会不会看网友写的剧评呢?答案是会。

《柳叶新》的官方宣传微博在大结局播出的前一周进行了最后一波推广活动:主创推荐观后感大赛。

活动的主要形式是,电视剧官博每天转发20篇网友长评,每日由一位主演从点赞量最高的三篇剧评中挑选一篇进行转发推荐,最后再请剧粉们从所有的推荐作文中票选出此次大赛的冠军。

其中网友“绘事后素”所写的题为《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的长评在活动开始的第一天就被本剧男主角建国老师转发了。

这个消息她还是听唐晓说的:“绘事后素的新剧评被建国老师夸奖了!”

于是马上登录微博,果然被一片飘红的转评赞给晃花了眼。

建国老师作为老一辈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对于这个活动显然没有敷衍。他不仅仔细阅读了三篇点赞最高的观后感,还给自己的选择列出了四条确凿的理由,甚至对于文章里提出的一些疑问作出了自己的解读。

宋清迦仔细读完建国老师的评语后,怀揣着激动雀跃的心情,用颤抖的小手给建国老师的微博点了一个赞。

过了一会儿觉得还是不妥,于是又上线,小心翼翼地给建国老师发出一个评论:“承蒙老师赐教,激动得跳起来。”

没想到建国老师居然也在线,很快就回复了她一个小兔子蹦蹦跳跳的萌宠表情包。

其实宋清迦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剧评能有这么多点赞,还是借了易安踪粉丝的东风。

虽然她这个小号严格来说并不算粉圈中人,在易安踪拿她的号发出第一篇长评之前,她还偶尔发过几段其他电影的观后感。

《青箫凌云纪》播出的时候,剧粉多是在论坛圈地自萌,她在微博上发的剧评连个点赞也没有。在这之后易安踪上映了一部电影和两部电视剧,由于题材冷门,她写的剧评也没什么人关注。没想到之后竟然还能被粉丝注意到。

建国老师夸奖她作文写得好,她心里高兴了一会儿,还是很理智地私信了电视剧官博,申请退出大赛评选。

她刚准备下线开始学术。冷不丁屏幕上方闪现出一条消息提示,是易安踪发来微信。

《恒星行星》影评的作者打字语气很有些趾高气昂:“长评写得不错,看来有认真看剧。”

过了几秒钟后,他又添了一句:“尤其是杨立深的感情戏部分,解析得很透彻。有机会的话,等我杀青后,给你的长评写一个长评。”

宋清迦一边转着笔一边单手戳着屏幕打字:“最近很闲?”

对面秒回:“忙到晕头转向,每天一睁眼,满脑子就自动加载台词。”

宋清迦:“看来现在是有人在开小差。”

易安踪:“嘘!好不容易今天有半天时间休息,刚健完身回来。我在片场从来不玩手机。”

宋清迦:“对自己要求还挺严格。”

易安踪:“当然。”

他们没聊几句,那边易安踪就要开始为明天的戏份作准备了。

于是聊天很顺利地画上句号,宋清迦正要下线,突然看见四人小群里面,唐晓发了一个论坛链接进来。

帖子标题是:“易安踪的粉丝freebielist。”

她挑了挑眉,正准备点进去看看,结果唐晓眼疾手快地撤回了。

宋清迦发了一个问号。

唐晓用语音连发了数条“对不起”,声称自己在逛豆瓣,本来是想发叶禹乘风的粉丝freebielist给小九看的,结果复制错链接了。

小九师妹冒出来:“师姐,你敢作敢当,发都发了,你在怕什么?”

温宁宁看热闹不嫌事大:“我已经存了链接,我替你再发一遍。”

于是宋清迦点进温宁宁甩出来的链接阅读起来。

原来这条帖子的中心思想是:美剧《老友记》里面提到过一个freebielist,就是恋人之间规定对方可以跟五个名人“春宵共度”而不被责难的一种假想清单游戏。

“如果让你们给自己偶像列一个可以接受的女明星恋爱对象清单,你们觉得谁的票数会最高?”

于是不少男演员都被推出来投票。

而易安踪的那轮投票里面,第一个被提名的便是梁秋月,跟票者还不少。当然也有开玩笑提恬晶晶的,很快便被各路粉丝“骂”了个狗血淋头。

有意思的是,被提名的流量小花都会在几秒钟之内遭到大量反驳。

唐晓悠悠感慨起来:“所以冒尖儿的人得到的赞誉多,但相应地,也会收获同等量级的反感,不论那些所谓的‘黑点’是不是真的。”

大概这就是明星们所必须面对的折中与权衡,又或者说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吧。

帖子里面还附有一条链接,标题上赫然写着“易安踪感情史保真料”,宋清迦手一滑,点了进去。

发帖的貌似是个易安踪的老粉,声称自己发这条帖子并不是为了八卦,而是想要澄清一些子虚乌有的传言。这位老粉表示易安踪出道以来极少公开展示私人生活,与女同事们的互动也仅限于工作宣传,他的绯闻几乎没有一个可靠的。

“当然,如果你们非要听点八卦,我这里只有他学生时期的情感经历可供大家嗑瓜子。”

于是后文继续说道,最早贴吧里有人发贴,自称是易安踪的初中同学,爆料说他那时就有女友了,萌芽还挺早。除此之外还有他高中同学在微博上提过他,说他那时为人非常低调,好像没有谈过恋爱。

“就这两个料还比较靠谱,因为爆料人能拿出毕业合影作为证明。其他那些明显像瞎编的就不用信了啊。”老粉最后陈词道。

评论里还有人追问:“那大学呢?话说易安踪不是跟梁秋月是同学吗?他们难道没有发展过?”

老粉迅速回应:“梁秋月大学时有男朋友,别臆想了。”

还有一个看起来也像老粉的网友在下面洋洋洒洒回复了一大段:“我们易老师就是个年轻小演员,也不是很红。粉圈里一半的人都是多担,他谈不谈恋爱的,我们真的没有那么看重。都是看电视剧才认识他的,别丢了初心就行。再说演员不谈几次恋爱失几次恋,怎么演得好文艺片呢?眼神里一点儿经历都没有,多空洞啊。”

**

宋清迦正聚精会神地望着手机屏幕,忽然被唐晓拍了一下肩膀,惊吓得她直接站了起来。连带着座椅往后猛地一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唐晓的右手悬在半空中:“你......鬼鬼祟祟看什么东西呢?这么大反应......”

“什么事?”宋清迦下意识地给手机锁了屏。

唐晓抬手敲了敲表:“饭点了,去吃饭吗?小师姐在门口等着呢。”

她这才发现,办公室的人陆陆续续都出去吃饭了。自己开个小差竟然耗了小半个下午,完全挤压掉了看文献的时间,实在是令人惭愧万分。

宋清迦即刻在心中作出了三个月不许再登录小号的重大决定。

她穿上棉服,和唐晓以及小师姐相携着下楼去吃晚饭。

路上聊天时提到周末各自的安排,小师姐便提起最近有个芭蕾舞剧要上演。

“我有个本科同学手里有三张票,问我去不去。”元淇忽然想什么起来,挽起宋清迦的手臂,“我同学你应该也认识,齐开。”

宋清迦点头:“本科的时候跟齐开学长一起发过文章的。”

“怎么样,有兴趣一起去吗?我问问他还有没有票。”

宋清迦犹豫了一下,还没待她开口,唐晓先凑过来说道:“师姐怎么只问宋宋不问我啊?我不配看芭蕾舞剧吗?”

元淇掩唇笑道:“那你有兴趣吗?”

“没有。”唐晓毫不掩饰,甚至故意作出一副呆滞的表情来。

于是元淇又过来拉宋清迦的手臂:“宋宋师妹,你看,我男朋友在国外,我要是跟齐开单独去看演出,总觉得不太好是不是?但是共同的好友都对这个不感兴趣,我想来想去,只有你了。”

实际上这部舞剧宋清迦一早还打算买票的,只是一忙便忘记了开票日期,再想起来时好的座位都卖光了。于是她试探性地问:“什么座位啊?”

元淇笑了:“第三排,正中间。”

宋清迦惊了,齐开学长这么阔绰吗?再想想,好像也确实符合他的身份。

“那他为什么会多出两张票来?”

“好像是之前一起买票的同事出差了。”

那么,好像最终令她犹豫的因素,就只有门票太贵这一条了。

最后,在宋清迦和元淇商量之下,还是决定各自将演出票的价格补给齐开。

可没成想,到了周末,宋清迦去赴约,却只在剧院门口见到齐开一个人。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