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哥我错了别打了 被囚禁的四十九天txt

这个故事听得路夜晨发毛,迷失少女整个跟一个**似的,可是通过爱莲娜的简单描述,路夜晨也能稍微理解迷失少女的孤独,换个角度想,如果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恶魔,也一定会发疯似的寻找同类,当找到时的那份喜悦感不言而喻。

“这故事感觉挺凄凉的,所以说那个少女究竟有没有找到创造同类的替代品呢?”路夜晨问道。

“不知道,也许现在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还在不停地寻找吧。”爱莲娜笑道,“不过这只是些流言蜚语而已,真实性还有待考究。”

突如其来的枪响打断了两人的对话,随后而至的是一只体型大如公牛的巨鹰正面朝他们袭来。

“危险!”

路夜晨来不及应对,下意识地挡在爱莲娜的前面,咬紧牙关闭上双眼,准备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挡冲击。

可是几秒钟过去,什么事情也没有。

路夜晨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发现那只巨鹰正纹丝不动地停在自己面前的半空中,它的双翼仍然是展开的状态,只是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了。

这才注意到一只白皙的手探到自己的身前。

爱莲娜的手五指微张挡在巨鹰面前不到一尺的距离。

“念力!”

之前也只是听说过而已,还是头一次亲眼看到念力的施展。

念力是通过自身的意识去影响客观事物的运动规律,例如隔空取物、扭曲物体,这项能力的综合性非常强,被广泛运用在各个领域,例如战斗、救援、医疗等等。

这项能力唯二的局限性在于能掌握的人非常少,念力太考验悟性,即使是像艾莉丝这样天赋异禀的人也没有掌握。

另一个局限性就是念力也分强弱,既然它是自身的意识去影响客观事物的运动规律,那就绕不过客观事物的构成,质量越大的东西越难挪动,结构越精细的东西越容易被弄坏,还有那些正处于运动状态的东西越难**控。

总而言之,是一个有些鸡肋的强力能力,效果完全取决于使用者。

从爱莲娜刚才的表现来看,能在一瞬间停住高速袭来的巨鹰,她的念力在同行内绝对是一流的。

只见爱莲娜随手一挥,巨鹰被抛上高空消失不见。

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物……为什么自己的身边老是爱聚集一群这样的人。

就在两人以为这场闹剧已经结束的时候,一阵脏话连篇的咒骂声传来。

“WDNM,CNM,老子的猎物,你们两个小鬼是吃*长大的吗?你们两个蹲下去一坨坨,提起来一串串的东西!”

一个戴着草帽,口吐芬芳的抠脚大汉从前方不远处的草丛窜出来,手里提着一直老式步枪。

“你们两个小鬼不知道那只鹰是老子盯上的猎物吗?现在都被弄没影了,你们怎么赔我?!”

抠脚大汉毫不客气,一上来就用老式步枪的枪托甩了路夜晨一脸,直接把他打飞到草丛里。

随后盯着一脸浅笑的爱莲娜。

“叔叔,你看我的眼神好猥琐。”

“叔叔我不只要看你,还想摸摸你漂亮的小脸蛋。”

抠脚大汉的眼神和声音都猥琐到了极致。

一只火焰箭矢从草丛中飞来直指抠脚大汉,他随意一个偏头就躲过了这看似危险的一击。

眼看一击不中,更多的火焰箭矢从草丛飞出。

大汉单手举起步枪,口中念出一个字母。

“G!”

所有火焰箭矢应声而炸。

眼见不得手,路夜晨从草丛中一跃而出,手中的火焰弓转化为火焰剑,这是他参考普雷的招式模仿,最近才偷偷练出来的,虽然对三头狗那种大块头没用,但对付这种家伙应该绰绰有余。

冲上去就朝着抠脚大汉一阵乱劈。

然而却没有出现什么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情况。

路夜晨累得气喘吁吁,抠脚大汉跟个没事人似的站在那儿。

“你完了?”

“呼呼呼呼……”

路夜晨已经喘得说出话了。

“你完了该我!”

抠脚大汉也不含糊,又是一枪托把路夜晨杵飞出去。

“小子,就你这点三脚猫功夫,再来十个,一样轻松撂倒。”

抠脚大汉把步枪扛在肩头,冷笑嘲讽着。

路夜晨躺在地上,脑子有些懵,好像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让他膨胀得有些过头,差点忘了自己是个弱鸡的事实。

“怎么?怀疑人生了?这点打击都受不了,看看家里人把你惯得,全身是毛病。”

“切,还没结束,继续打!”

自尊心收到打击,路夜晨猛地站起来。

“得了得了,再来多少次,结果都一样。”抠脚大汉摆摆手,“这样吧,如果你能帮我把猎物追回来,这事情就算了。”

“开什么玩笑,那只鹰都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我怎么找?!”

路夜晨抓狂。

“用这个。”

抠脚大汉把手里的步枪扔给他,又扔给他一个小罗盘。

“两件东西都附有追踪术式,凡是被我的枪打中的猎物都逃不过罗盘的追踪,你只需要顺着指针的方向去追就行了。”抠脚大汉说。

路夜晨打量着手中的枪,这把枪着实有些奇怪,外形看是一支普通的木质步枪,扳机上方装着一个左轮枪的滚轮弹巢,乍一看就像步枪和左轮枪的合体改装版。

砰地一声。

抠脚大汉的脚边多出一个大洞。

“喂!小子,枪弹使用第一大忌,严禁枪口对人!走火是会死人的!”

路夜晨立马把枪口抬高。

“你饮弹自尽吗?枪口也不准对着自己!”抠脚大汉抚着额头,“天哪,你真是蠢到家了。”

“听着,这把枪的弹容量是六发,我用掉了三发,你刚才又浪费一发,还剩两发。注意两侧的旋钮,左边的是保险装置,你先给我关上,免得走火;它受了伤跑不远,一定就在这附近,找到它,补上一枪,就这么简单。”

“你说得轻松。”

路夜晨照着抠脚大汉的指示极不情愿地操作着步枪,他不得这支破枪扔到抠脚大汉的脸上,又无奈打不过人家,只能乖乖照做。

“至于你的小女朋友,就待在这里配叔叔我聊聊天说说话,你把猎物带回来,我就放过你们。”抠脚大汉的咸猪手搭在爱莲娜的肩上,表情猥琐至极。

路夜晨肺都快气炸了,他改变主意了,干脆直接一枪把这个猥琐中年大叔的头打爆!

然而他这个举动,却换来了爱莲娜的苦笑。

“师兄,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毕竟把人家的猎物吓走是我们的错,我们应该尽力去弥补过失,放心,我没事的,叔叔只是说来吓吓你而已。”

爱莲娜的眼神多了一份恳求。

眼见深陷魔爪的小师妹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路夜晨只能含泪调头,向着远处奔去。

“一定要等我回来!”

爱莲娜目送着渐行渐远的路夜晨,直到他消失在视野中。

脸上的笑容消失,神情恢复如常。

抬起小脚狠狠地跺下去,疼得抠脚大汉龇牙咧嘴。

“人已经走了,你也不用再跟我装了。”爱莲娜冷冷地说。

“我来看看自己儿子有错吗?”

抠脚大汉摸了摸吃疼的脚。

“如果下次再敢出来捣乱,我不保证你的安全。”

“好过分,我们之间的目的虽然有分歧,但也不至于生死相向吧。”

“对你而言,他不过是个道具而已,我不喜欢。”

“那对你而言呢?”抠脚大汉反问,“他对你而言,到底算什么?”

“一只可爱的小狗。”爱莲娜的嘴角微微上扬,说出这样一句话的话,“如果我心情好的时候逗逗,狗狗就一直跟在身边甩都甩不掉,有时甚至会被爪子挠伤,当你忍不住踹两脚的时候,又会可怜巴巴地躺着卖萌,在我身上舔了舔去的,讨厌死了。”

她翠绿的眼眸微微下垂,“等到终于甩开的时候,却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心里总会有些不安,狗狗独自在外面会不会着凉,有没有饿着,会不会被人欺负,该不该出去找找?当我发现遍体鳞伤的它正对着别人摇尾巴,心里真的很不爽,这只蠢狗是属于我的,只有我能抚摸它,也只有我能欺负它,任何人都没有资格碰它,你也不行。”

“这不过是病态的占有欲,这不是珍惜,而是折磨,我见过很多这样的家伙,最后的结局唯有被拖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抠脚大汉打了个哈欠,“他不是一只狗,而是一匹失去獠牙的狼,将来还会变成更可怕的东西。”

“所以,你在他身上播下了灾厄的种子就是为了对付我吗?”爱莲娜的冷笑。

“如果有这个需要的话,我很乐意走到那一步。”抠脚大汉说。

爱莲娜突然抱紧双臂,浑身发出如同芒刺在背的颤栗,然而脸上却轻笑着。

“哎呀,好可怕好可怕,试问世间有谁敢去面对那么恐怖的东西。”爱莲娜惺惺作态地说着,声音愈发地森冷,“即使是混沌的王者,也没有逃过被囚禁的命运。自认一世英名的你,也终究下了一步最臭的棋。”

“是不是臭棋,我不知道,输了大不了掀桌子,大家都别玩了。”抠脚大汉满不在乎地说着,“礼物,我已经送到他手上,剩下的就看他自己了。”

他站起身朝爱莲娜摆摆手,晃晃悠悠地走了。

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爱莲娜比出一个侮辱性的手势,嘴里骂道:“老流氓!”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