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办公室少妇李婷 心动的代价hbl

“这里搞得还真是夸张啊,中也。”

“喂,扶我一把,我现在连一根指头也动不了了啊。”中也踉跄了一下,半个身体都靠在太宰身上。

太宰看着满身是血的中也,就算之前和蓝堂交手的时候也没看到中也这么虚弱,说一点都不担心是假的,这小矮子看来还有不少事情瞒着自己啊。

这栋楼变成这个样子,还有楼里布满了深坑与裂缝,很明显是中也搞的,不过平时状态的中也可没这么恐怖的力量,而且这种力量很明显不是中也自己能控制的,所以中也变成了这副狼狈的样子。他给自己发短信,希望的不是能够帮他消灭敌人,而是希望他能阻止不断暴走的自己。太宰看着虚弱的中也,唉,现在还不是问这些的时候。

“太宰,森田先生,还有他所带领的部队全都死了。”

“我知道。”

“把他们的尸体好好安葬吧。”

“广津先生马上就要过来清理战场了,这些事他们会处理好的,中也休息一会儿吧。”太宰将中也扶进车内。

广津赶到大楼的时候看到楼里的景象也吃了一惊,在这里发生的是普通枪战这种说法估计谁也不信,墙面上,地面上到处散落着荆棘与破碎的尸体,看来这次战场清理难度可不小啊。

“广津先生,这次战争的后续清理工作就麻烦您了,森田先生和他部下的尸体请找出来好好安葬。还有,我希望这栋楼里的详细情形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太宰对带着大部队赶过来的广津说道。

广津能在港口黑手党安然生存这么多年,当然明白太宰话里的意思,于是遣散了大半成员,只留下小部队进入楼里回收战争遗留物。

“去最近的组织旗下医院。”太宰对着前面开车的黑手党成员言简意赅的下达命令。

“是。”刚才载着太宰来到大楼的黑手党成员继续自己的驾驶之旅,看来这次不用着急了。太宰坐在车后座将已经睡着中也的头靠在自己肩上,轻轻擦拭着中也脸上的血迹和尘土。

“帅哥,这个灰头土脸的矮子就是中原中也,他现在在红叶姐手底下工作,找他要钱的话不用客气,他现在可是有不少积蓄了呢。”

开车的成员从后视镜看着一脸坏笑的太宰,明明刚才还那么担心的说。

“其实这次的情况可以找财政部报销,毕竟情况紧急。”黑手党成员小心翼翼的说道,让红叶姐的直系手下掏钱,万一让那个护短的大姐头知道,不一定会怎么给自己穿小鞋呢。

“啊其实我本来想让这个矮子来个大出血来着,你不用这么好心的提出来啦。”太宰治将整个后背靠在了车后座上。

二十分钟以后,车辆停在了一所私立医院的门口。

“喂,起来了,中也,我可不要背你进去。”太宰捏着中也的脸说道。

“谁要你背了!话说,不用这么夸张吧,这点小伤休息一会就可以了,需要去医院这种地方吗?”中也无语的抬头看着医院的招牌,太宰着家伙真是……

太宰依然坚持要求去医院检查一下,经过一番折腾,医生的结论是:身上数处擦伤,四肢骨骼多处裂纹骨折和软组织损伤,内脏倒没什么大问题,总之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居然没有废掉,好可惜。真是小强般的生命力啊!”

太宰在一边说着风凉话。

中也按照医生的嘱托躺在床上休息,身上的擦伤也经过了处理。听到太宰的话忍不住反驳道:“能自杀这么多次还没有死掉,小强这种生物明显更适合你这个绷带混蛋啊!而且别把我想的太脆弱了。”

看着已经没有大碍的中也,太宰将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之前大楼里中也很明显用的不是重力操控的异能,而是一种更为可怕的力量,可怕到中也本人也无法控制,难道与几个月前的荒霸吐事件有关?

“太宰,我跟你说过名为中原中也的这一存在的本质吧,一种保险装置,而我只是建立在这一保险装置之上的人格,为了让荒霸吐的力量不至于失控。之前我在大楼里打开了这个保险装置,可以暂时获得能够支配荒霸吐一部分力量的机会,而荒霸吐本身也会侵蚀着保险装置和建立在装置之上的人格,我无法阻止,如果你没有及时赶到的话,荒霸吐会将整个保险装置和人格都燃烧殆尽,也就是说,我会死掉。这才是我异能的真实面貌——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中也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好像在陈述一件很普通的事件,蔚蓝色的眼睛平静的盯着白色的天花板。唉,还是告诉这个可恶的混蛋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是救了中也一命啊,中也放心,我会记住的,以后会让你百倍,千倍回报的,乖乖等着我的命令吧,我要让中也干什么呢,这可要好好想想……”太宰摸着下巴认真的思考着。

太宰治得意洋洋的样子成功激起了中也的恨意。果然,事情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不过自己现在这个情况估计太宰也不会让他干什么。管他的,要是太过分直接暴揍一顿拒绝好了,反正他中原中也本来就不是好人。

中也在医院没有休息多久便回到了黑手党继续工作,这次的事情总算得到了解决,敌人都已经消灭了,被劫的货物和武器也都回收了,只有五千万现金没有找到,至于是被挥霍了还是被藏在某个地方,现在已经死无对证了。

森鸥外对太宰与中也的表现相当满意,还放了几天假让他们休息。不过太宰和中也还有别的事情需要收尾。

“最近我是走了什么霉运,怎么这几天老是碰见你这个矮子呢!”居酒屋门前又响起了太宰熟悉的叫声。

“闭嘴吧,绷带混蛋,你以为我多想看到你吗!”中也也挺佩服缘分这东西的,要是它真的存在的话,太宰前几世肯定是他的宿敌,而且今生的孽缘还在继续。

“我和中也这个偷酒喝的早熟小朋友可不一样,我是来帮已故战友传达他的意愿的!”太宰居高临下的站在台阶上俯视着中也。

“巧了,我也是。”

中也与太宰走进了几天前与森田先生一起吃饭的居酒屋,屋里除了老板娘没有别的客人,因为现在正是上班时间,大部分人不会在这个时间吃饭喝酒。

“井上女士,别来无恙,生意这两天还不错吧。”太宰对老板娘说道。

“还可以,基本都是熟客,你们两位这个时间来不是为了光顾小店的生意吧。”老板娘看着进来的两个人,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于是关上了店门。

中也对老板娘说:“井上女士,森田先生的事情,你已经听说过了吧。”

老板娘转身擦着吧台旁边的椅子,没有回头看中也和太宰。

“嗯,是的呢,以前的生意森田先生照顾了很多,一直没有表达谢意,想想真是可惜呢。”

“谢意的话井上女士已经表达了啊,你不想知道井上雄一的事情吗?”太宰看着忙碌的老板娘说道。

老板娘擦拭桌椅的手稍微有点颤抖。

“井上先生为了消灭敌人已经牺牲了,尸体在山下公园后面的墓地里,他死之前要我向森田先生转达,他谢谢森田先生的照顾,不过并不会原谅他。他想让我们隐瞒他的死讯,不过这种事情是瞒不了多久的吧,原谅我直接将真相告诉您。”

太宰走向了拿着抹布的老板娘,握住了她颤抖的手。与其一直遮遮掩掩的隐瞒死讯,不如直接告诉她部分真相,让着女人一直毫无希望的等待或许对她更加残忍。

老板娘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谢谢你告诉我真相,其实这几天一直见不到他我也猜得差不多了……”

“森田先生说过,现在的井上女士比年轻时候漂亮多了。”中也将森田先生的话语转达给了老板娘,自己也长舒了一口气。

“多谢你们了,还劳烦你们跑这一趟。”老板娘停下了自己手中的活计回头对太宰和中也说道。

她脸上带着少女般羞涩的笑容,眼角还残留着刚才流的泪,身前的桌面已经被擦得可以照出人影来。

中也看着面前强忍哀伤的老板娘,心里也不是滋味,森田先生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很明显是传达给井上女士的,可对井上女士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井上女士,我们以后会经常光顾您的生意的,为组织献身的成员的家属我们是不会亏待的,请不要为以后的生活担忧,死者已矣,好好活着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其实森田先生之前没有向任何人提起井上女士的事情,不过他生命的最后一句话提到了井上女士,那么井上女士就应该受到合理的保护与安置。

“真是的,今天果然是不平凡的一天呢,不过原谅我不能再招待你们了,我想要休息一下,突然感觉然有点头疼呢!”老板娘揉着鬓角道。

太宰和中也不好继续打扰,只好告辞,走到门口时太宰问起老板娘,“人是因为有野心,才被自己的孤独所困扰是吗?”

“谁知道呢,我只想好好当个居酒屋的老板娘而已,男人的事情我怎么会懂?”

“这样啊,打扰了,请好好休息吧。”太宰跨出了居酒屋的店门。

第二天早上,人们在居酒屋发现了井上女士的尸体,死因是自杀,一把型号很老的瓦尔特ppk射穿了她的太阳穴。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