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够了太多好大 干爹日干女儿

安神香缓缓地燃,炉鼎上缓缓飘起一缕又一缕袅袅白烟。

素和颜坐在花梨木质铺了雪貂毛的华贵椅上,手中稳稳端着一盏香茗,一双狭长略显阴沉的眼里寒光不掩。

只听得他缓缓开口,一字一句,不紧不慢:“哦?便是住在长相思阁中的那位?”

他每吐一个字,周身的气势便强上一分。

“是。”相思并不低头,直直对上青年深沉的眼,应下。

相思是摇光最宠信的人,素和颜是摇光十二公子之中最受宠爱之人。

这二人,素来不和。

相思对于摇光殿之中的十二位公子,从来都是鄙薄看不起的。在她看来,妖皇爱的是她家主子,凭什么这些和主子相貌有些相似的人都来分享妖皇对主子的爱?

也因着这一点,相思常常与摇光一言不和。而摇光之所以能够容忍相思,也是对于自己所作行为而对于相思主子的愧疚。

故而相思不喜欢洛忘川,那个和主子有些相似的十岁的孩子。之所以亲自跑一趟,是因为她知道素和颜素来是与她唱反调的。

她越是为洛忘川求情,素和颜便越是对洛忘川残忍。

“小公子初入摇光殿,尚未知晓规矩,还请颜公子高抬贵手,将小公子从刑堂中放出来。”相思不动声色地开口,“若是王知道了这件事,怕是不能善了。”

素和颜知道相思对于每一个妖皇找来的侍人都不喜欢,他也知道妖皇找的这些人眉眼之间无一不是相似。

故而在看到相思出现在这里的一瞬间,素和颜便忽然察觉那白发少年若是没了那份神韵,那眉眼,真的是和自己相似得很。

“思姑娘宅心仁厚,且容颜某考虑考虑罢。”素和颜眯了眯眼,垂下眼睑,掩住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嘲讽之色。

这是下了逐客令了。

相思装作一脸为难的模样道:“那便请颜公子尽快给长相思阁答复。”

“当然。”素和颜勾起唇角,那笑意却一点也没有温度,“思姑娘请。”

鹅黄衣裙翩然。

笑颜居的大门缓缓阖住。

素和颜看着相思的背影像是在视线之中,眼底诡谲之光流转,他缓缓将手握紧,下一瞬,那玄冰制成的凉杯便化为了粉末。

“挑拨我对那人严刑酷法,既使得那人受尽折磨,又使得王厌弃我。思姑娘这是要——一箭双雕啊。”

不过眨眼,诡谲便化成了浓浓的嘲讽,只听他冷哼一声:“没脑子的女人!”

又见他对着左侧侍奉的少年吩咐道:“思姑娘手下不是有咱们的人么?让她们去点点火,让思姑娘的人把人放了。”

“不过,做戏便要做全套。本公子倒要看看——这一场戏,最后到底要如何收场!”

有眼睛的便知道妖皇这次带来的人很不一样。

长相思阁自建立起从来没有开启过,妖皇甚至每隔几日便会亲自打扫。

那白发少年若非正主,怕是也离正主不远了!

——————

阴阳阴阳,天地便生阴阳。

阴阳相融,便成无上大道。

洛忘川如今没有法子,只得用九幽冥火全面压制九天神焰。

许久,体内的气息终于稳定下来。

这九天神焰与九幽冥火在丹田处的存在便是一个□□,他若不想被这炸弹炸得变成一个废人,便只能将其中一方先压制下来。

最近一些时日,九天神焰怕是动不得了。只有找到阴阳平衡之法,使得这天地间相生相克的两种火焰相互交融,才能真正将这两样事物运用自如。

哪怕洛忘川在鬼哭林石碑上以及在那场识海之争之中有所领悟,没有长久的琢磨,也无法做到。

更遑论如今九天神焰有两丝留在摇光的心口与丹田,一丝留在御凌天身上,九天神焰已是不完整了。

九天神焰与九幽冥火并不是能够生长的事物。分离一丝,便会少一丝。

此时他被那玄铁链子束缚在石墙上,身上血迹斑驳倒是没有,阴阳九重天的冰蚕衣此时与他的肌肤相生相伴,根本就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不过冰蚕衣只能挡物理攻击,术法攻击却是挡不住的。

别看洛忘川除了外头的衣裳破碎不堪没甚狼狈之处,但全是伤在了内里。显然是第一轮的刑罚已经过去了。

此时关押着他的这一间刑房寂静非常,洛忘川此时才有空注意到那垂在胸前的千丝万缕的白色发丝。

在他顾自沉思之际,只听“知啦”一声,刑房的门被打开。

进来的是一位内里白色衣着,外罩一件艳红色斗篷的的大丫鬟,身量尽是与洛忘川差不了太多。

只见那丫鬟取下了身上的红色斗篷,对着洛忘川便脱起外边那件白色衣衫来。

洛忘川眯眼:“你是谁?”

那丫鬟头也不抬地便道:“相思姐姐命我速速送公子离开。”

只见她利落地用钥匙打开了洛忘川身上链扣:“公子将身上的衣物与我换一换罢。”

洛忘川动了动手腕,淡淡摇头:“不用。”

说着,浑身真元一震,身外衣衫便通通话为了粉碎,露出少年结实精壮的身体,随后冰蚕衣便化成了一件白衫,一件斗篷。

少年站在那儿,红色的斗篷里窜出几缕白发,少年便轻轻将这些发丝拢到斗篷之中,身姿卓绝,风华玉立。

那丫鬟一震,为这样一幅美丽的画面二惊艳。

下一瞬,这个表情便被永恒定格。

转眼之间,一个茂盛的生命,便化作了这样一座冰冷没有丝毫起伏波动的冰雕。

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儿?相思明明对他有一股说不出的厌恶,而今却偏偏派人来救他,怕是素和颜搞的鬼。

事情的始末,并不难猜。

既然素和颜想要渔翁得利,

如此——

他不防给他留一份大礼罢。

洛忘川眼角邪肆,唇角那一丝笑容却是冰得渗进人骨。

对于这摇光殿,他真是——

受够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